人物 | 玩资本的应书岭 用创新给行业“将了一军”

2016-12-06 14:47
来源:Gamelook

玩资本的应书岭 用创新给行业“将了一军”

作为国内新三板市值最高游戏公司英雄互娱的掌舵人的应书岭,行业对他的非议甚多,看热闹的多认为他是玩资本的路数,但能看懂他究竟在做什么的人,却是少数。

12月3日晚,在开完英雄互娱HPL全球总决赛、接受了一大群媒体围攻专访之后,老应与我单独吃了一顿便饭,一番折腾临近晚上11点,最后落座的却是路边的海鲜大排档,这场景略让人感到恍惚,如果旁桌的路人知道身边坐着一位胡润百富榜的亿万富豪,不知道他们会有何感想。

喝着小酒,话匣子也就这么打开了。对于非议,应书岭说道:“我知道行业都喜欢说我是玩资本的。”

在笔者看来,确实行业很多人这么理解有一定的道理,英雄互娱作为一家新三板上市的游戏公司,比一些港股、美股上市的游戏公司市值还要高,从华谊融资19亿甚至也超过了一些游戏公司IPO融资额,这已不能用常理来理解,应书岭想推掉“资本高手”的帽子都找不出理由。

但问题是,应书岭要这么多钱做什么用?创了行业最高融资记录的应书岭已没退路。行业都在看应书岭如何兑现、何时兑现,不客气的说,那些嬉笑怒骂的同行们甚至巴不得他阴沟翻船。

以后怎样不知道,但今年发布会办完,老应没给这些等待他犯错的人机会,相反他还重重的“将了一军”,且还是用行业最认可的方式:创新。

应书岭:我觉得这个行业真正热爱游戏的人太少了

从2013年开始应书岭就开始做手游发行,经他手的产品可谓无数,但当晚应书岭却给我了一句评论:“我觉得这个行业真正热爱游戏的人太少了。”

这句话戳中了行业的痛点,别看游戏行业很热闹,但打酱油的人何其多。多少人是因为游戏赚钱而来做游戏?多少人靠游戏赚了钱还继续认真做游戏?在崇拜速成、早日上岸的中国游戏业,谈谁真的懂游戏、爱游戏是个讳莫如深的话题。

拿到巨额融资的应书岭怎么花钱?正如他这句评论,他把钱花到了真正热爱游戏的人身上,一扔就是1个亿的豪赌。

席间,他反复谈到了对《影之刃》、梁其伟的高度认可,“一个清华耶鲁的建筑学高材生放弃高薪做了十年的独立游戏,在做完《影之刃》一代之后,梁其伟他们把几千万的利润都投到《影之刃2》开发上,国内有多少团队做得到?”对于他认可的热爱游戏的团队,应书岭可谓一掷千金,即使灵游坊是网易投资、《影之刃》一代是网易发行,但《影之刃2》硬是被应书岭挖到了自己手上。

应书岭不仅仅只是砸钱,大家都看到了苹果破天荒全屏推荐这款游戏,单日iOS收入破了200万,且12月3日当晚苹果北京店还办了场《影之刃2》线下赛。这幕后英雄互娱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对我解释道:“为了《影之刃2》三个月飞了美国10次。”

“你认为行业里有哪些你认可的开发商?”谈完《影之刃》,应书岭突然蹦出来这样一个问题给我,在被迫挤牙膏的列举了我的若干私货、和近期看好新产品后,老应马上掏出手机现场下载下来还玩了一把。

作为媒体,我平时接触的老板不少,但这么直白套情报的老板并不多见,三句不离本行,还能说他是只会玩资本的么?

行业认钱、圈内认创新:花钱变成一家创新研发商

在游戏业,台面上的认可、与台面下的认可是两回事,一如对应书岭这个人,是矛盾的,又如对英雄今年公布的新游戏的评价,是错位的。

应书岭很关心媒体对这场发布会上新产品的感受,我的回答是:“这次真的算英雄互娱迈了一大步,《战争公约》肯定能成、玩法创新、现场多个渠道都看好,《RedTides》效果惊艳、跨平台且抓住了steam这波机会,超前同行了。”

那前面几款呢?应书岭显然有些感慨,为什么媒体都在问后两款产品,而他嘴里所称的“在渠道数据好到爆、日新增十几万用户”的新游戏大家谈的却少。不过,对后两款游戏广获好评,他也有些得意的表示,“看来每月发的创新奖金没白花。”

应书岭试图纠正行业对英雄旗下产品的看法,在行业不重视FPS、MOBA、飞车这些主流玩法游戏的时候,他说道,腾讯、网易早先把英雄的新游戏放到了内部分析会上做专项研究,这侧面说明这些产品已构成对大厂局部威胁,扮演腾讯、网易的竞品是必然的了。

大厂角逐大用户量游戏,小公司突破靠创新,英雄互娱自成立以来一直在试图切进大厂的领地、并已有突破,但行业貌似习以为常。让应书岭没想到的是,到头来被行业最认可的是他这轮主打创新的新产品。

作为行业内的一线发行商,为什么放到台面上展示的都是英雄所称的自研游戏,且都是无IP产品,这是一个很多人都想问的问题。

“我们现在在北京、广州、深圳、上海都有研发团队,整个集团快1000人。”在当日展示的广受关注的新产品《战争公约》是英雄上海团队开发的,《RedTides》则是英雄投资的深圳团队游戏科学开发的,很少有人知道,给英雄做研发的团队不少人来自腾讯。

这又是一个认知上的错位,行业认为英雄互娱玩资本,但在研发这件事上,行业内很多公司在收缩,但英雄互娱的投入却是持续加大,且研发并不是玩虚的,《战争公约》《RedTides》都能明确看清楚,应书岭在追求什么,不是IP套路的换皮、而是真正给玩家震撼的创新产品。而这次发布会,英雄互娱并没晒完存货,好戏还在后头。

《战争公约》显然够得上一款精品游戏,老应解释了这款游戏为何具有国际范儿,“我们找来给Supercell做外包的公司,因为国内画不出来那个味,但巨贵。”

原来英雄的巨额融资是这么花掉的,“再这么搞下去,英雄互娱就变成一家研发商了。”我直接给老应的英雄互娱下了个结论,应书岭没直接回答、留下的是欣然一笑。

电竞:做到别人都看不懂,电竞变成英雄互娱的本能

“今年,有很多人都来问我东南亚怎么做的,流水多少,我只能说每个月都在打破国内同行对东南亚市场的认知。”应书岭如此评价英雄的海外业务。

目前《全民枪战》在东南亚多个国家长期位居收入榜TOP5,据了解,《全民枪战》东南亚地区的DAU正在日趋接近国内市场,且多个国家的发行都是依靠英雄自己的团队、并不是借助当地代理商,这一出成绩,真叫圈内同行惊呆了。

“如果不在东南亚有足够高的下载量,我们不会在当地办线下电竞比赛,当一款游戏单日对战数达到了一定的标准,我们就会办比赛,这是给玩家提供服务”,应书岭直接否认了英雄互娱在东南亚办比赛是公关行为的猜测、也给出了具体的标准。

英雄互娱的其他高管则对我表示:“国外英雄互娱的线下电竞赛事比国内还火爆,粉丝看比赛都激动的喊,可能跟东南亚人性格比较外向有关,很多国家没有线下电竞比赛,我们的比赛都算他们国家第一次。”

很多时候,英雄互娱被认为做电竞是在学习腾讯,但客观上说,在手游电竞上,英雄一直比腾讯快半拍,无论是发MOBA、FPS都比腾讯要早。当晚的采访中,有媒体问英雄发了第一款MOBA的时候,应书岭很不爽的回答:“真正懂行的人都知道行业第一个MOBA手游是我2013年签下的。很多人认为我们是腾讯的对手,但我认为我跟腾讯是朋友。”

“在12月3日当天,英雄的电竞公司英雄体育同时承办着全国8个电竞比赛的承办和直播工作。”这其中就有不少同行的竞品游戏。“其实我们在赛事承办上已占到国内60-70%的份额,明年我们的线下电竞馆也将在北京、上海落地,服务所有需要举办电竞比赛的游戏公司。”以电竞概念起家的英雄互娱,正在电竞赛事上走的越来越远,那么下一步是什么呢?应书岭留下了足够的悬念。

电竞正在成为英雄互娱这家公司的本能,这反应到公司上下行为的一致性,从而变成一种特殊的竞争力。

应书岭谈话间提到了一件事,国内有款竞技概念的手游,当他过问是否有去谈代理权,团队直接说英雄已经签完代理了,“我们不就是做竞技游戏的么?”当应书岭听到兄弟们这么答复他,他心里是特别高兴。

而另一个表现是我中午跟英雄邀请来的嘉宾们吃饭,英雄的副总裁刘志刚在那一个人滔滔不绝的讲着他的电竞理论,被我笑称“在讲课”,而晚上刘志刚单独勾着我、对我又郑重强调了一遍:“我相信老应,我坚信做电竞这条路是对的,你们做媒体也肯定不希望以后行业就剩下腾讯、网易几个大公司。”

看着一个大老爷们,没人逼他,却郑重其事的反反复复像着魔一般念叨电竞,任何人都能明白这个团队是有自己理想的,且那个电竞的梦想不只是应书岭一个人的梦想,已成为英雄互娱这家公司的本能。

饱餐一顿后,我与应书岭道别,来回接送我俩的那辆商务车车窗上架着遮阳网、还拉着窗帘,老应收拾着凌乱的座椅、对我不好意思的说道:“这几天没时间睡觉、只能在路上睡一小会儿,有点乱。”

我对他说:“不了解你的人可能对你有一些看法,但其实你是我认识的圈内最累的老板之一,工作可以放给你的几个兄弟多承担承担。”

老应最后信心满满的回了我一句,“其实我是扣扳机的那个人。”

行业都认为应书岭是玩资本的,但在笔者眼里,老应是一位一直站在行业的风口上扣扳机的人。

dan

dan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