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网易《战意》制作人王希:我们有能力去创造一种新的游戏类型

十月 20, 11:28
来源:手游那点事

整理|手游那点事|shadow

9月25日,北京国际游戏创新大会(BIGC)如期举办。这是北京首次举办如此规模庞大的游戏展会,3天时间内约有129场主题演讲在这里展开。

在今天的制作人专场上,网易不鸣工作室《战意》制作人王希以「谈重型游戏的出海」为主题发表演讲,分享了他们的游戏在亚太地区出海的经验。

以下是手游那点事整理的部分演讲实录,为提升阅读体验,内容有删减和调整:

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和大家做一次分享,今天的主题是我们的游戏在亚太地区的出海经验。

首先介绍一下我们自己,我们是2011年创建的一个游戏团队,从创立之初,我们就有一个想法,争取做出中国人自己的3A游戏。

1.be confident,be humble and be brave

11年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们讲了三句话:be confident,be humble and be brave。

第一是说我们必须非常自信,相信游戏是一种智力劳动的产品,中国人不比别人笨,我们也能做出来;第二是我们必须非常谦卑,因为伟大的作品和技术,并不能够通过说100万遍变出来,你要真的要做;第三我们认为,海外的游戏非常优秀,但并不代表着天花板,我们有能力去创造出一种从来没有存在过的类型。

我们团队一扎下去就做了十年,真的十年如一日,从最核心的底层技术做起来,然后做我们自己的引擎——CHAOS引擎。

前五年,我们一直在做这款游戏引擎。大概在2015年左右,有一天我们突然想到,「唉呀,老做游戏引擎不行,老板的 KPI总是交不了怎么办?那我们就顺手做个游戏。」所以,那时候我们就决定做一款游戏。

我之前是做《Halo》和《Destiny》的,大家如果对海外3A游戏有了解的话,应该知道它是全球顶级的射击游戏。丁先生也一直认为我们应该做一款射击游戏,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

但就像我刚才讲的,be confident,be humble ,be great。那时候我们的性格,决定了我们想开创一个新的品类,所以我们决定做《战意》这款产品。

2.为什么我们要出海?

从2017-2018年开始,我们就很坚决地走向出海之路。

那为什么我们要出海?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些之前的数据。

实际上大家看全球游戏市场,我们都知道在中国移动市场非常大,全球移动市场也在快速增长,但其实里面有几个非常大的隐性市场。

全球大概1400-1500亿美金的游戏市场,一大半是PC和主机游戏,只是很多人意识不到那么大。去年全球主机游戏增长将近20%,PC游戏也在增长。

这些游戏它不会像移动游戏那样做大量的广告,但对于真正热爱游戏的硬核玩家,他们会更喜欢在PC和主机上玩这些高质量的作品。

我们跟欧美玩家接触的时候,会发现真正的游戏玩家会更愿意去玩PC和主机游戏。这个市场非常大,但现在全球真正做这种高水平的游戏研发团队越来越少。

所以我们在过去两年做了什么事情?我们真正地让自己理解地域问题。

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面,我们把整个场景和美术风格变得非常西方化。我们当时做中世纪的时候很努力了,但还是发现找不到那个味道,怎么办?对标《巫师》,我们再体会一下欧洲人自己做的欧洲中世纪城市是怎样一种感觉。

大家如果看过国产MMORPG的话,你会发现一个细节,就是我们会做主城,那个主城的路面会非常宽,很宏伟,里面的人非常小,所有建筑比例都是不对的。但是你们去看海外的3A游戏,他们非常强调角色和环境的关系,看上去非常真实。

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坚持,我们每次在国内做宣发,大家都说你们的衣服好难看,破破烂烂的。但我们一直坚持所有衣服就是脏脏的、破破的,甚至充满血迹的。这就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品质要求,而这一点,也让产品打造出了不一样的气质。

同时,我们在游戏里把全球各个文明集合在一起,从英格兰的长弓,到日本的武士,到波兰的翼骑兵。这件事情非常有意思,当我们不断地向玩家讲述文明的故事,总有人会很嗨。

比如我们新的赛季出了拜占庭,大家一直认为拜占庭是个很小的文明,但是当我们把这个消息发出去以后,玩家给我们写了非常长的信,我们称之为小作文。

你会发现当你真的用心在做一种文明,做一种文化,你其实可以感动很多人。他们会说,「thanks 不鸣,你们把我喜欢的这段历史搬到了我的面前」这是一个游戏人的光荣与梦想,也是我们非常proud的一件事情。

3.怎样了解海外市场?

前面讲了那么多,现在回到我的主题,就是出海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我自己的背景,我在海外生活很多年了,大家都会觉得这个家伙讲话中英文混杂,明显就是个假洋鬼子。

我自己也自诩对海外文化非常理解,但是当我真的去做出海的时候,发现这是完全不一样的过程,这是一个不断在学习,不短在探索的过程,为什么?

因为我们认为海外就讲英文,对不对?但真实的情况,地球上可能80-90%的人口,对他们来说英文也是外语。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都有完全不一样的问题,完全不一样的需求。

有的国家的人非常敏感,有的国家的人有点自卑,有的国家非常富裕,有的国家可能很穷,他们喜欢的东西,想表达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这里特别强调一件事情,当我们在做一个市场的时候,至少我自己的要求是,我一定要“肉身”到那个地方去,你要和真正的当地的人去聊天。

举个例子,在我们做韩国市场之前,有很多人告诉我说韩国市场怎样怎样,我们有很多游戏圈的朋友可以讲很多韩国市场的故事。但是当我真的走到韩国,去到每个网吧,随便拉一个打游戏的人去交流的时候,我发现和他们讲的完全不一样。

比如我问他们,韩国市场对pay to win这件事是不是介意,所有人告诉我说不介意。对,确实不介意,对吧?我们知道中国最牛的pay to win游戏就是从韩国学过来,包括现在《天堂》也做得非常的好。

但是等我走进网吧,和那些现在真正在玩游戏的玩家交流,我看见他们玩的是什么,是《守望先锋》这些东西,然后当我去了解的时候,我终于知道,原来韩国是分南派北派,他们互相看不上。

所以他们会有完全不一样的诉求,比如韩国的大学生就业率非常低,他们很多学生在毕业之后一两年内可能找不到工作,但他们又非常热爱游戏,很想玩好的游戏,所以他们并不会玩那种特别花钱的东西。

我们在中国市场看到的数据,会知道《天堂》做得特别好,但实际上在韩国那是什么?是叫叔叔们玩的游戏,意思就是30-40多岁,收入比较好的人,他们打不动游戏了,打得也差,所以就花点钱,让别人和你一起打游戏。

而真正的韩国主力青年人是不玩这些游戏的,这些东西我在中国无论和多少发行合作伙伴聊,都得不到这些认知,只有你真的走到街头巷尾,去跟当地人聊天,感受他们的文化和生活,你才能真正地知道他们的点。

这是我一直以来推荐大家的,我称之为“肉身感受”。当你理解了一个真正的韩国朋友的全部情感的时候,也许就你能做他的市场,这我今天特别想跟大家分享的。

4.说在最后

最后我给大家做个分享总结。

很多人在问为什么要出海?出海代表了更大的市场收入。但是对我们来讲,特别对我个人来讲,出海是什么意思?我觉得就是一种本能的冲动。

我的心中充满了好奇心。很多人问,王希,出海对你来讲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我说,希望有一天,我无论到世界的任何地方,能够看到当地有一个人在玩我们的游戏,如果他发现是我们做了这样一款产品,他就会很激动地跟我聊。

就像有一天,我发现如果南极科考站那边有一个点亮了,说那边居然有人在玩我们的游戏,我会觉得非常的兴奋。所以出海对我来讲本质上是什么?是去了解,去感知世界的一个机会,也是一种心灵的旅行。我觉得这是一个游戏人的特权,也是一个游戏人的责任。

今天是我的分享就到这,谢谢大家。

shadow

shadow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评论已关闭!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