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不看网易,广州游戏圈还能打吗?

前阵子《鸣潮》PV和初测展示出来的游戏质量,让不少人将目光放在了广州的库洛,虽然游戏还处在很早期的阶段,但用“未来可期”四个字可以概括诸多网友对库洛的鞭策与期待。

实际上,不止是库洛,广州近年来的研发基因也在逐渐变强:易娱在SLG细分赛道抢跑、深蓝互动的“神秘学”题材二游、未知矩阵的星战SLG,还有因陀罗的暗黑风战棋……一批新生的研发力量正在崛起。

与此同时,老牌大厂也开始试着脱掉身上“买量类”“传奇类”游戏厂商的标签,进军更年轻的赛道,多品类布局成为他们步入下一个风口的抓手,在买量上和挖掘市场的特长也让他们在出海上获得了不少优势。

广州游戏圈似乎站在了转型过程中最为关键的节点上。

我们统计了在广州的十九家新锐厂商和他们的在研项目,以及十九家老牌厂商,盘点一下他们在品类创新、研发方向上的转变。

一、一批正在崛起的“新生力量”

要谈到广州圈,很多人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买量为王”的时代。论内容,广州圈比不过以“内容为王”著称的上海圈,也没有F4这种说法,但要单看近一年的成绩单,广州圈不乏做出过爆款的厂商,特别是在二次元和SLG领域,涌现出了一批颇有想法的研发团队。

1、库洛

7月初发了《鸣潮》技术测试的库洛自然是这当中的代表。

16年的《战场双马尾》让库洛成为很早吃到二次元红利的厂商,19年的《战双》借着二次元3DARPG竞品缺乏和高质量的游戏出圈,如今用UE4打造的《鸣潮》则被玩家期待“超Y赶M”。

除了游戏,库洛也在布局自身的泛娱乐产业——2020年出品了《战双帕尼尼》泡面番,旗下也有全资的动漫公司;内部还有自己的音乐工作室“Kuro Studio”为《战双》制作音乐。此外,4月份注册的“薪火创未”商标被诸多网友猜测是库洛的玩家社区或周边品牌。

虽然不少人嘲讽库洛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走,但也不得不承认,库洛是有这个技术力和积淀挑战新的品类:从《战场双马尾》跳到ARPG,再从ARPG跳到开放世界,《战双》稳定的版本更新也意味着库洛在往工业化方向转变。

尽管现在的库洛产品池还很浅,不过在某种程度上看,它所拥有的创新实力已经成为了广州游戏圈的风向标。

2、深蓝互动

当然,做二次元的不止库洛一家,今年,深蓝互动就凭借《重返未来:1999》狠狠地吸了一波流量。

游戏最大的亮点在于采用英配和西方背景设定、利用“神秘学”塑造人物和高概念剧情,设定上再融合值得考究的历史文化,直接把逼格拉满。

《重返未来》的高质量离不开研发团队的基因。研发公司深蓝互动是由百奥家庭互动出走的制作人周剑创立,公司核心人员来自于一些过亿月流水产品的原班人马,拥有长线成功产品的研发和内容运营经验,曾制作出《食物语》、《造物法则1、2》手游等知名二次元产品,目前已获得腾讯投资。

现在很多厂商为了求稳,都会选择沿用不容易出错的美术元素和题材,这也导致市面上的二游同质化比较严重,这次深蓝互动的试水得到了不错的市场反馈,或许能掀起二游品类在题材上的“进化”。

3、天梯互娱

既然提到了深蓝,那就不得不提它的老东家百奥。百奥的研发主力军来自于子公司天梯互娱和旗下的箜羽工作室(原光核工作室)。

《食物语》就是箜羽自主研发的二次元女性向产品,7月份公测的《奥比岛》手游也是他们的代表作。前者在19年上线后,至今依然是二次元女性向的头部产品,后者公测至今占据免费榜前十。

另外,箜羽工作室还与柴郡猫研究室共同开发《时序残响》。这款游戏是超现实题材战棋手游,新颖的设定和出色的美术原画吸引了一批二游玩家,TapTap上预约破70万,算是还没开测的游戏里,人气很高的一款游戏。

除此之外,箜羽还有一款女性向的人文题材3D手游储备。产品池不深,但手握爆款的箜羽工作室能够在一众二次元厂商中突围,靠得是对用户取向的理解和深挖,同时,他们也在努力在技术层面提高游戏品质,像《时序残响》就从Demo时的2D品质提升到3D,也是为了在审美上趋近二游的高标。

4、因陀罗

跟上述几家二次元厂商画风不太一样,广州因陀罗走的是暗黑路线。得益于早期承接暴雪、育碧等海外大厂的外包项目,因陀罗积攒了制作3A的经验,这在游戏的画面精细度和玩法创新上都有所体现,19年推出的暗黑类ARPG游戏《拉结尔》是他们的代表作。

目前,因陀罗旗下还有战棋类的《环形战争》和肉鸽类ARPG游戏《上古宝藏》产品储备。前者已经在6月底开启了第三次内测,中世纪风+克系幻想题材,让《环形战争》在二次元战棋扎堆的市场里很突出,这也是因陀罗的特别之处。

另一款《上古宝藏》一改以往的暗黑系画风,采用了低多边形的欧美卡通风格,Roguelike+刷子类的玩法能够与其他游戏产品打出一定的区隔度,不过目前游戏仅在玩家群里进行了几波小范围测试,还未公开测试过。有意思的是,上述的两款游戏都拿到了版号,这还是非常少见的。

据招聘信息介绍,因陀罗旗下还有2-3款处于研发中期的产品,已知的有开放世界项目和科幻射击类SOC游戏,而且他们还在招聘二次元的美术人才,有可能是开放世界的项目。

5、易娱

除了高浓度的二次元,SLG出海也是广州圈打得火热的赛道,其中做出过黑马产品《Puzzles & Survival》(下称“P&S”)的易娱应该是广州SLG研发基因的代表。《P&S》凭借“三消+SLG”的融合创新玩法,成为出海手游榜单Top5的常客,目前游戏总流水已破40亿。

易娱的另一个爆款《Ant Legion》则主打蚂蚁生存题材,与同一题材的竞品进一步切分SLG市场。而这些有名的SLG游戏,出品方是一家以往做页游的买量公司,让不少人讶异易娱的成功转型和对市场机会的洞察。

上个月他们又测试了一款“三消+SLG”,名叫《War Crush:Empires Saga》,在传统三消+SLG的玩法上,增加了恋爱养成、内政领主的外围玩法。可以看出,易娱在尝试拓宽“三消+SLG”的玩法维度,多元融合也能挖掘一批潜在用户。

除此之外,广州还有位面游戏、纳仕科技、魂起等一批平地起高楼的新锐游戏公司,旗下在研的游戏品类涵盖了二次元、SLG、肉鸽、MMO、ARPG等品类游戏,不少厂商拿下了大厂投资。

二、逐渐走出舒适圈的老牌大厂

除了发展势头很猛的新锐游戏公司,老牌大厂也没有落伍,尝试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努力攻克其他赛道:休闲、MMO、模拟经营、ARPG品类都有立项项目。

就拿老牌大厂三七来说,七月份他们就相继测试了MMO《曙光计划》、跑酷射击游戏《空之要塞:启航》,水墨风的MMO游戏《浮生妖绘卷》即将开测。开测的游戏里不少是代理产品,但三七旗下也有自研的产品在冲刺细分赛道,比如不同题材的SLG产品、MMORPG、卡牌和模拟经营类。

此外,三七还在加大对外投资,投资了爆款研发商易娱不说,还投资了离火网络、楚门网络以及主做科幻SLG的未知矩阵,后者在研的《Project:光年》由《银河掠夺者》的制作人带队。

以往的买量型厂商在转型时则选择了比较吃买量和营收周期长的SLG游戏,比如君海研发的《蚁族崛起》去年上线国内,跟出海的蚂蚁题材SLG打了个地域差。

4399除了去年上线的《文明与征服》外,还有6月份上线海外的二游《核芯:利希特》、前几日上线国内的肉鸽游戏《古荒遗迹》和已拿到版号的战棋二游《零域战线》、国风卡牌《镜花异闻录》、ARPG《万物之上:觉醒》和《造梦大乱斗》。在版号为王的现在,4399还是有很大的优势。

另一家厂商诗悦大多以CP身份隐匿在发行厂商背后,旗下的《云上城之歌》和《斗罗大陆:武魂觉醒》由三七代理。但他们也逐渐在向研运一体转变,6月份进行四测的二次元回合制游戏《长安幻想》目前已拿到版号,根据企查查商标注册信息来看,可能由诗悦自主发行。

阿里旗下的灵犀互娱也在逐步增强自研能力,突破品类布局瓶颈,广州旗下有在研SLG、射击类MMO创新项目,上海有FPS项目。

总的来看,老牌大厂几乎都在减少对传统买量型产品的依赖,转向其他热门的赛道,在自研品类布局上会更青睐于自身更熟悉的MMORPG品类或是依赖买量的SLG,其他赛道的产品多以投资或代理布局,未来可能会迎来一波产品的集中爆发。

除了一些本地老牌厂商在“破局”外,外地不少厂商在广州建立自己的研发中心,试图利用广州的人才拓宽自家产品池。

英雄互娱在广州设有Halo工作室和极速工作室,Halo负责的二次元战棋类游戏《风色幻想:命运传说》将在8月11日开启终测,预计年内上线。从招聘信息上看,广州分部还有一款西方魔幻项目在研,估计是前不久在印尼测试的《Project W》。

(《风色幻想:命运传说》)

吉比特在19年设立了广州研发中心,目前在研FPS、SLG魔幻(可能为《代号:源启》)、猫咪题材女性向项目;FunPlus广州分部有西方魔幻新项目在研,还跟三七一起投资了研发潜力股未知矩阵;朝夕光年有爱事业部广州分部有一款面向全球发行的TEAM-RPG游戏(可能为《代号:Dragon》)和一款3D沙盒RPG;北京青末互娱的全资子公司广州灵幻则在做卡牌、SLG和二次元项目。

(《代号:Dragon》)

此外,不少公司会在广州招募专项人才:像厦门的元游界,就在广州招募二次元游戏《代号:LF》的人才,但实际项目地点是在成都;福州的龙腾简合在广州招SLG和美术方面的人才,但工作地点在福州,对广州过去的人才有一定的安家补贴,此外,星合互娱、tap4fun等都在招揽广州的人才。

(龙腾简合的广州招聘信息)

三、广州研发真的能崛起吗?

之前游戏圈裁员比较厉害时,脉脉上有不少离职的人在咨询广州的几个项目前景如何,尤其是在产品出来时风声比较大。虽然没有明确的数据表明,跳槽至广州的人数增加,但职圈话题的讨论度也意味着广州在逐渐成为越来越多人打探的地方。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批新锐厂商,可能离不开几点原因。

首先是人才流动。广州有不少老牌的大厂,像网易、三七、百奥、4399等,培养了一批人才。制作人出走也催生了一批新锐厂商,像灵犀的负责人詹钟晖原是网易的COO,深蓝的创始人周剑原是百奥的副总裁,未知矩阵的创始人原先是谷得游戏《银河掠夺者》的制作人,广州明昼科技的成员大多来自库洛和灵犀……

第二就是游戏圈内容为王的趋向,差异化的玩法和具有新意的题材仍旧是取胜的关键。虽然某一品类游戏的头部垄断会比较严重,但中游产品仍有很大的浮动空间,因此游戏行业的“杠杆率”依旧比较高,新厂能够凭借好的Idea成为“黑马”杀出重围,公司体量相对较小也能让他们在搏创意这一块少些顾虑。

不过与此同时,他们也是受到“丛林效应”更明显的一批厂商——产品单一,容错率和存活率相对低一些,相较之下,老厂虽然打法会更偏保守,但有充足的研发资金,项目会更加稳定。

至于广州在游戏圈的地位能否与上海比肩,恐怕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单就广州的研发厂商来看,一方面是因为虽然不少厂商都有自己的明星产品,但许多产品都还未达到难以取代的程度。

其次,大家正处在用新品敲开市场的转型阵痛中,但市场上的玩家要求也变得越来越高,卷美术不卷玩法,成为许多游戏的痛点。虽然广州有这样一批新品在孵化中,但产品曝光后,能否留住玩家,名利双收,还得再看。

(某款二次元手游的玩家评论)

就拿现在各家都在争抢的二次元赛道来说,想要拿出一款亮眼的产品并非易事,时间红利和人口增量在消退,每家其实都在磨创意、磨作品,能出来并且积累一定玩家和口碑的不算多。

而且广州游戏圈体量最大的几家老牌大厂还处在转型的阵痛期中,研运一体的“研”还有些跟不上,这些方面都是广州圈不可忽视的事实。

要说广州圈能否引领一个赛道的潮流,亦或是促成品类的新一轮进化,现在下结论还太早。广州圈的产品集中曝光期还没到来,各家都有一场硬战要打,看上面这些游戏的进度,或许咱们还得等等看。

Baek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评论已关闭!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