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 | Supercell创始人:我的目标是想成为世界上最“弱”的CEO

六月 6, 17:11
来源:手游那点事

图片1文 | 手游那点事 | Jenny

近日,Accel Partners(世界五大风险投资机构之一,也是Supercell的风投)记者采访了Supercell创始人埃卡·潘纳宁,讲述了如何打造“北欧式”全球顶尖游戏公司。

勇敢、大胆甚至是傲慢——创始人需要相当无畏,但有时大胆与傲慢之间的界限却很微妙。这里有一种更平衡的方式,它已在北欧一次次地验证成功。北欧国家虽然GDP不算特别优势,但是却拥有拥有欧洲最好最大的科技企业,其数十亿美元的出口份额位居全球之首。而这一切恐怕要归功于北欧企业领导者独特的管理方式。为此,我们采访了Supercell创始人埃卡·潘纳宁,为你讲述如何打造估值数百亿美元的“北欧式”全球顶尖游戏公司。

Supercell是去年欧洲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之一,估值约为100亿美元。但问及埃卡·潘纳宁,什么才是他最自豪的成就时,他反而会谈到团队在失败时所学到的经验教训。我们还与他聊到了领导哲学,他认为,领导者越是放权,公司越是强大。

以下是采访内容:

像经营球队一样经营公司

1、是什么因素推动你创办Supercell?

几位联合创始人见面时,我们几乎没有讨论过要做什么样的游戏,反而是谈了要创建什么样的公司。我们试图像经营球队一样去经营公司——游戏研发者才是超级巨星,而领导不是。

我在上一家公司犯过错,吃了教训才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在大学时,我主修工程专业,我非常擅长数据分析。我曾经为每一件小事制定流程,结果导致最有创意的员工选择了辞职。我开始意识到,流程的存在让领导者可以看到公司的运转情况,对领导者来说无疑是舒适的。但你无法预测创意流程。在游戏中,并没有公式或策略可遵循。这就好比书籍、音乐、电影一样,研发者也具有这种创意不确定性。

Supercell的理念很简单,那就是最优秀的人才组成最出色的团队,并制作最好的游戏。我们试图颠覆传统的金字塔组织架构。我阅读了当代传奇公司Netflix的管理演示,其中介绍了他们公司自由及责任的文化理念,他们并不希望公司像一个家庭,而是像一支球队,这种观点真的令我耳目一新。

2、我记得很早之前,我们初次会面就在赫尔辛基的办公室。通常情况下,风投公司只会接见联合创始人,而你却带了整个公司过去。为什么?

是的,那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在一个办公室里公司所有成员(对投资机构)诉求与建议都被听到了。我们公司管理的独特之处在于,没有太多的管理。我们项目的团队人数多在五到十人,这就是Supercell(超级细胞)的命名由来。对于一个游戏项目,是继续研发还是砍掉,做这款游戏团队掌握着最终决定权。在《海岛奇兵》(2014年上线)的研发过程中,基本上除了该项目团队,公司其他人都想砍掉这款游戏。当时我在思考,我们应该怎么办?最后,同意了《海岛奇兵》团队的想法,因为这就是Supercell的文化。而结果事实证明《海岛奇兵》是个爆款。

我们也试图透明化。每一款游戏,公司成员都会试玩,并给出反馈。紧接着,我们会进行测试。在上线之前,我们会衡量几个指标----留存、用户互动和变现能力,并把结果告诉全公司。如果一款游戏无法达标,就无法通过,不管我们个人有多喜欢。

《部落冲突》的团队也有游戏被砍的经历

3、在某种程度上,你的起步阶段并不容易。我们投资了,你却砍掉了你第一个即将上线的游戏,并在将近一年内都没有产品问世。

是的,我们不得不重新开始。那时,我们专注于Facebook制作我们的第一款游戏《Gunshine.net》,并有很多充满激情的核心粉丝。然而,用户互动并不理想。未来的趋势是玩家会迁移到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上玩游戏。桌面游戏无法移植(鼠标点击和键盘操控),因为移动游戏是触屏的,而且即使玩家只有几分钟时间也要求游戏具有可玩性。所以,我们决定砍掉其他,将整个公司都押在移动游戏上。

现在看来,这是个很棒的决定,但当时却并不明朗。我当时在想“如果我是Accel我会是什么感受呢,刚投资了几百万美金,然而六个月后,事情看起来并不那么乐观。”好在投资方给了我们很多的支持。

4、对我们来说,我们从不投资游戏,而是投资人才。在公司陷入困境之时,通常可以看到创始人的真实一面。你进军移动游戏领域,是如何检测公司文化的?

在芬兰语中,我们有sisu这个词。这是一种民族品质,难以翻译,但类似坚韧、直觉、勇气,永不放弃。这也是我们所展现的品质。要砍掉成员倾注心血和灵魂的作品,无疑是极为痛苦的。但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所需要的是长久的成功。我对成员为愿景所做的牺牲精神,深感敬畏。事实上,目前我们最成功的游戏《部落冲突》的研发团队,也曾经遭遇项目被砍的经历。

后来,《卡通农场》和《部落冲突》成为全球爆款,我们又一次面临扩张的压力,将我们的游戏移植到PC或是主机,或者销售周边产品。但我们的sisu精神让我们说不,我们必须一如既往地认真招聘,专注移动领域,并要忠于我们的初衷:最优秀的人和团队制作最好的游戏。

成为全球最“弱”的CEO

5、你会如何形容你的个人领导风格?

我的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弱”的CEO。这就意味着,我做的决定越少,团队做的决定就越多。最理想的情况是,所有的决定都由团队来做。几年前,我们正在研发一款游戏名叫《SmashLand》。公司每个人都很喜欢它,它离达标很近,但还是差一点。所以,团队集体去桑拿,讨论并决定终止。当时我正在旅游,所以他们并没有咨询我,只是发邮件将结果告知公司成员。这就是Supercell如何运营的。

这样做事的好处是,决定会快很多,因为你不需要经由任何人的同意。一位新员工曾告诉我,Supercell是他工作过的第一家不能找借口的公司,你不能责怪流程,因为确实没有什么流程。激励也很多,因为你手头的一切工作尽由你自己掌控。最终,研发者才是最接近玩家的,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玩家的需求。

Supercell很芬兰

6、从何种程度上来说,Supercell是芬兰的产品?

我们是一个很芬兰的公司。除了赫尔辛基,我们不认为还能将它创办在其他地方。这里独有的芬兰文化使我们脱颖而出。我们倾向于忠于我们的公司,我们并不总是寻找下一个金子项目。金钱不是那么重要,这只是一个方面,人们并不从是通过衡量酬劳来挑选工作。我们未来也不考虑财务方面的成功。我们相信,成功源自于努力的工作,而不是其他方面。

芬兰人也秉承着这种态度,那就是每个人或多或少是平等的。你可以看到我们在2013年的第二轮融资,对于投资者、雇员和所有者来说,这些条款都是一样的——每个人的所有权都是相同的。我们的交易一直遵循着相同的原则,不管是之前的软银,还是最近与腾讯的一笔交易。这就是芬兰的文化。

对于所有的公司来说,我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或是错误的。对我们来说,你不能迅速地招人,因为你不可能在一个月内招聘到大量很匹配的人才,更不用说他们还要能很好地融入我们的文化。保持资源稀缺性,这意味着你能专注于最重要的事。

7、有什么建议给其他企业家?

敢于梦想并总是考虑长远----不是明年,而是未来十年。最后,听取别人的意见很重要,但最终还是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并自己做出决定,因为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自己的公司。

jagger

jagger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 WeChat:eer3456789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