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家游戏子公司,计提减值逾百亿元,重组并购浪潮的恶果终于爆发?

2019-08-01 14:26
来源:手游那点事

随着A股2019年中报季逐渐拉开帷幕,一众白马股的暴雷可谓让投资者们大跌眼镜,昔日的财富和风光也随之烟消云散。

当然,游戏行业中业绩大变脸的企业亦有不少。而近日营收下滑,研发团队解散以及沪深交易所的连番“灵魂拷问”更是把一众游戏公司再度抛上风口浪尖。

据手游那点事统计,近一年内共有10家含游戏业务的上市公司计提巨额资产减值,合计金额高达132亿元,已约当于半个三七互娱的市值;

遭遇减值的22家游戏子公司所面临的窘境大多相似:团队解散,游戏流水下滑,资金链断裂,此外还有5家游戏子公司遭到母公司的低价抛售。

在2013年至2015年间,曾被视为“救命稻草”的游戏资产如今已黯然失色,高调溢价收购的新闻大大减少,种种迹象都标志着那个非理性繁荣镀金时代已渐行渐远。

游戏公司业绩变脸成标配?单家企业减值金额最高近30亿

若回顾2013年至2015年这段时间,无疑是游戏公司们的高光时刻:溢价收购游戏资产事件比比皆是,一则重组并购公告便能为上市公司送去几个涨停板。

然而三年业绩对赌期过去后,资产减值,商誉暴雷等问题亦开始浮出水面,游戏公司的营收数据大变脸似乎已成为“基本素养”。

在2018年中赢得“亏损王”称号的天神娱乐,便背负着38.12亿元的巨额资产减值。以子公司幻想悦游为例,彼时负责资产评估的公司预计幻想悦游2018年营收或达10亿元;

颇为讽刺的是,在2018年该游戏公司仅实现5.15亿元的营收,最终这桩价值34亿元的收购案以天神娱乐计提减值17亿元而落幕。

(幻想悦游2018年营收评估)

此外一花科技,雷尚科技以及妙趣横生分别计提减值9亿元,7.83亿元以及4.27亿元。除了游戏资产大幅减值以外,天神娱乐2018年财报还被会计师出具了保留意见,深交所曾发去问询函要求其作出解释,却遭到天神娱乐的数次拖延。

财务漏洞频出,子公司业绩下滑,天神娱乐的2018年确实不太好过。

而在2013年至2015年间,一口气收购了动网先锋,上游信息,玩蟹科技以及天马时空四间游戏公司的掌趣科技,亦颇具天神娱乐的神韵。2018年内前者资产减值数额总计33.8亿元,紧跟天神娱乐之后。

据公司公告显示,掌趣科技两间子公司天马时空以及玩蟹科技分别计提减值约13亿元和11亿元,实际营收与重组收购时所评估的业绩判若两人。而玩蟹科技2018年的实际净利润更是较预估值2.7亿元暴跌逾80%,不足5000万元。

(2017年-2018年玩蟹科技经营状况)

名列资产减值净额第三位的公司便是聚力文化。与天神娱乐一样,聚力文化2018年财报亦被会计师出具了保留意见,其中应收账款变化情况颇令人窒息:此项数据从2017年Q1的7.82亿元暴增至2019年Q1的12.45亿元,隐约透露出几分欢瑞世纪的影子。

除了财务数据惹人生疑以外,聚力文化于2015年收购的美生元亦表现不佳,后者为计提减值金额最高的游戏公司,减值金额高达29.65亿元。深交所于今年5月向聚力文化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解释美生元2017年未完成业绩达标一事,截至目前聚力文化并未作出答复。

若说计提资产减值这一操作对上市公司而言堪比“凌迟”,那么部分公司便选择了抛售游戏资产以免夜长梦多。如艾格拉斯于2018年底出售三家游戏子公司的股权,包括北京魔百,掌龙科技以及上海掌域;而元力股份亦于2018年底和2019年初以3.3亿元的价格亏本转让广州冰鸟以及广州创娱的股权。

“内生+外延”的发展策略一度被上市公司们奉为圭臬,然而业绩对赌过后面临的巨额资产减值却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7家游戏子公司现状:产品流水下滑,团队解散,资金链断裂

在拖累上市公司营收表现的同时,被收购的游戏资产经营状况也不容乐观。若综合表格中27家游戏公司的经营现状来看,便会发现有三个关键词反复出现:政策影响,老游戏流水下滑以及团队解散。

其中版号停发以及棋牌游戏遭遇监管等国家政策,对游戏行业造成了巨大冲击。这对于天神娱乐旗下的一花科技而言显得尤为致命。据公司公告显示,受棋牌游戏整顿影响,该游戏公司主营产品《一花德州扑克》于2018年9月30日停止运营,但正是这款产品为一花科技贡献了90%的营收。

而天舟文化旗下的神奇时代则因未能获得游戏版号,导致其研发及代理的新游戏均未能按计划上线运营,且现有游戏产品盈利未达预期,最终该游戏公司2018营收同比重挫逾60%至5800万元,净利润更是暴跌98%至128万元。

(2017年-2018年神奇时代主要游戏产品及收入情况)

版号停发一事还导致了奥飞娱乐旗下非自主研发游戏项目《天堂》、《七剑》不得不停止开发而无法上线,最终造成公司期内游戏成本激增的同时营收亦出现下滑。

团队解散,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亦屡见不鲜。今年7月初,奥飞娱乐曾发布公告称,广州位面、上海星落,深圳战艺三家体量较小的游戏公司已于2018年底解散。

掌趣科技旗下的玩蟹科技和上游信息均出现CEO离开的情况,团队人员亦出现较大变动;艾格拉斯旗下的上海掌域目前其主要的游戏项目《神秘力量》、《鬼吹灯》经营业绩不佳,无法实现公司收支平衡,管理团队及核心技术人员均已离职,经营已陷入困境,净资产为负值,无资金进行后续研发。

除此以外,老游戏流水下滑更加剧了上市公司营收不稳定的状态。天神娱乐旗下雷尚科技至主要游戏收入来自《超级舰队》、《坦克风云》和《极品大官人》三款游戏,前两款游戏已经上线3-4年,运营收入呈下降趋势,《极品大官人 2》的研发则早已停止,而天神娱乐2018年的游戏业务收入亦同比下跌了11%。

奥飞娱乐旗下游戏子公司如北京爱乐游和上海方寸信息亦面临着老游戏流水下滑的硬伤。其中爱乐游的主要游戏为《雷霆战机》,该游戏流水已从2014年约17亿元下跌至2016年的3.2亿元;上海方寸信息的《怪物联盟1》,《怪物联盟2》以及《魔天记》的游戏流水均遭遇不同程度的下滑。

在此影响下,奥飞娱乐2018年游戏业务营收下滑约18%,不足7400万元。

结语

无论是盲目多元化的奥飞娱乐,应收账款高企的聚力文化还是频繁收购的掌趣科技,那些依靠资本运作,大肆收购游戏企业的上市公司在2013年至2015年间纷纷冲上了股价的历史高位。

在游戏概念股爆炒的行情下,并没有多少人在意那些溢价收购回来的游戏资产是否能够实现持续盈利。但是当业绩对赌期过去后,企业最终要直面亏损,暴雷,资产减值的现实。

Rust

Rust

Night fishing is good

评论已关闭!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