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案例讨论——游戏中“电车难题”故事的设计要点

一月 4, 11:34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青花会游戏百科 作者:李红袖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电车难题”是很多艺术作品里面喜欢采用的一类故事,无论是小说、动漫、影视还是游戏你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虽然现在“电车难题”由于“语言膨胀现象”(网络和游戏中“语言膨胀现象”的产生原因及其负面影响)已经变得像一个玩笑或者“梗”了,但如果你静下来认真地思考,将会发现其中包含着不少伦理学方面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对于故事来说也会非常有意义,比如“故事是否合理”,“是否将人物塑造成了预期的形象”,“是否将故事预期中的意义传达给了受众”等。

一、对故事中的“多余变量”进行控制

“电车难题”是属于伦理学范畴的一种“思想实验”,场景是理想化的,首先一点就是要进行“变量控制”,所以现在网上当梗玩的各种“救人”手段或者“毁人”手段在严肃进行讨论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也就是说事件主体不得不去做“2选1”,不可能出现“让朋友去救另一边的人”或者是“外星人从天而降用牵引射线停住列车”这样的情况。(网上很多对“电车难题”的调侃,其本质都属于一种“亚文化”的发散,并不属于“思想实验”的范畴)

所以很显然,在任何作品中想要对电车难题进行“还原”的话,就必须尽可能地“屏蔽”其他多余的变量,否则受众在看完故事之后很可能会问“为什么不去找ABCD等等其他的处理方法呢?”

举个例子,假设一个魔鬼绑架了“法师、游侠、吟游诗人和野蛮人”,并且吸收了这4个人所有的力量,然后威胁主角(被绑架的人都是主角的队友)——要么投降把自己的力量也输送给他,换取4名朋友的自由和安全,但是这样一来魔鬼会彻底统治那个世界;要么选择不投降,魔鬼会杀死4人,且接下来主角和魔鬼还是有一场苦战(赢面也很小)。假设魔鬼的话并非谎言,那么在设计这段故事的时候应该如何屏蔽“多余变量”呢?自然是让“更加强大的势力”不会插手干预此事,比如“比主角更加强大的高手”,“世界秩序的制定者”,“神明或其他上位者”,“拥有自我意识的神器”等等。

同时,对“多余变量”的屏蔽理由也要有合理的解释,比如说“神明由于落入了魔鬼的圈套,他们的力量也被吸收了”,“世界秩序的制定者对于凡间的争斗没有兴趣插手”,“比主角更强大的高手在遥远的地方并且不会传送术,无法赶到”等。而这些解释本身也需要完整的故事来进行铺垫,例如“神明具体是如何落入圈套的”,“秩序制定者大概对哪个级别的事件才有关注的兴趣”。

动画片《小马宝莉》里“紫悦”(暮光闪闪)对阵“提雷克”的故事各位可以进行参考,“提雷克”在最后就让“紫悦”经历了一次“电车难题”,编剧是这样做“变量屏蔽”的——小马国最强大的3位公主为了让魔力不被提雷克吸收而将魔力灌注到了“紫悦”身上,混乱之神“无序”由于信任提雷克遭到背叛,也被吸走了魔力。至于“无序”对提雷克轻信的原因在前面的故事里其实有所铺垫——“无序”此时刚刚“洗白”,对“友谊”有着单纯且理想化的向往,而且对小马们的信任程度并不是很高,所以对反派轻易信任也在情理之中。

但实际上这段故事的缺陷还是存在的——为什么不是主要角色们把魔力集中到“塞拉斯提亚”身上和去跟“提雷克”决一死战呢?毕竟“塞拉斯提亚”在小马国也算是“古神”级别的角色。不过不管怎么说,编剧还是想办法把“多余变量”给屏蔽了。

再看一个老掉牙但却很经典的例子——《魔兽争霸3》里阿尔萨斯在“斯坦索姆瘟疫事件”中的抉择。如果以现在“魔兽”的世界观来看当年的故事,那么在“屏蔽多余变量”这方面,暴雪确实也是存在缺陷的,因为只说明了“圣光”的力量无法治愈这种瘟疫,然而后来在《魔兽世界》的故事里跟“治愈”有关的那些情节,基本都会有德鲁伊和萨满祭司的身影(治疗神真子和治疗希利苏斯的创伤),从编年史上看“瘟疫事件”时人类和矮人早就结盟,而矮人当时也是有“萨满祭司”的,整个任务的发起者“安东尼达斯”也知道此事和“瘟疫”有关,所以随行的人员中出现矮人萨满合情合理,即便在游戏中因为“游戏性”的考虑不便表现出来,也可以在官方小说等载体里进行补充。

假设在这个故事里加入了一名矮人萨满,那么就是“圣光,元素,灵魂”三种力量都对瘟疫没有办法,阿尔萨斯面对的选择就更少,不得不去做那道“电车难题”了。

二、明确“少数人”的价值

实际上“原始”版本的“电车难题”跟现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版本有比较大的差异。“电车难题”最早是由西方哲学家“菲利帕·福特”提出,以下为“原版问题”:

让我们尽力还原这个场景,不妨假设他是一个司机,他所操控的电车已经失控,唯一能改变的就是电车的路径,使其开到另一个轨道上;一个轨道上有五个人,另一个轨道上有一个人;在轨道上的任何人都将被碾死。

其中有一点我们经常会忽略,但是做到游戏里却又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忽略的点,那就是——电车驾驶员和铁轨上的所有人,是何种关系?菲利帕·福特在原始版本中并没有给出答案,后来人们普遍默认他们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关系,但在艺术作品中很多时候又不是这样进行表现的。

因为现实中“实用主义者”的数量其实不在少数,他们在解读作品的时候也会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带入进去进行评判。所以如果想要在作品中塑造正派角色的高尚品格,那么就必须去“抬高”少数人的价值。

还是用之前提到的例子“阿尔萨斯在斯坦索姆的决断”,刚才我也提到了,这个故事单独拿出来看并不“完美”,除了“多余变量”的屏蔽没有做好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斯坦索姆民众的价值过于“平淡”,玩家很容易觉得阿尔萨斯的选择是不需要做太多考虑的,因为“少数平民的价值”在他们眼里必然会低于“多数平民的价值”,这道“题目”的难度有点太低了。

那么我们不妨把故事做一下修改——假设在吉安娜和阿尔萨斯前往调查之前,阿尔萨斯的一个姐姐或者妹妹已经先行抵达斯坦索姆,她的任务是负责监督粮食的分发与运输,然后很不幸,这名皇女自己也感染了瘟疫即将变成亡灵,并且保护皇女的皇家卫士们也感染了,那么后续阿尔萨斯要做的决断就是“‘清洗’整个斯坦索姆阻止瘟疫扩散,当然也要处决他的姐姐(或者妹妹,如果用妹妹的话,整个故事会变得更加残酷,毕竟杀死的是年轻的生命)以及曾经保护自己的皇家卫士”。

这个修改似乎确实可以让阿尔萨斯的决断更加难做,“为了更多人的安全,大义灭亲”也确实是很多作品里塑造人物的常见套路,并且由于“魔兽”属于架空魔幻类游戏,以后还有各种方法可以让角色“回归”(灵魂进入武器留在艾泽拉斯,作为亡灵被拉起来,被某种力量拯救等)不需要担心角色被“消耗”,还可以为后续“阿尔萨斯被仇恨冲昏头脑追杀敌人到天涯海角”做出更加合理的解释(克尔苏加德和玛尔加尼斯害得他屠城,威胁了他的国家,逼得他手刃亲友)。

再比如说“魔鬼抓人”的那个例子,假设“队友的力量尚存,并没有被魔鬼吸收”的话,那么“主角妥协拯救队友”在实用主义者看来是可行的,因为可以解释为——主角想先救下队友然后集体再去跟魔鬼拼命一次。

所以我个人的观点是,在故事里设计“电车难题”的时候,一定要考虑清楚是否去强调选择中“少数人的价值”,后续的延展可以是“大义灭亲”,“诈降之后的一次反攻”或者是“对亲友的忠诚换来了奇迹的出现”(《小马宝莉》里紫悦对战提雷克的故事就属于最后一种)。

三、考虑清楚做选择主体的身份

对于“电车难题”,当今很多对此进行讨论的人还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做选择的主体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原版“电车难题”里需要做选择的主体是“司机”,而如今在网络上流传的版本需要做选择的则是“控制拉杆的人”,这个人具体什么身份也没说明,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为是一个路人。“路人”和“司机”的差别在于,“主体和威胁是否有直接联系”,有直接联系的就是“司机”,没有的话就是“路人”(可以控制拉杆的人)。

对于“司机”来说,他所做的选择其实是“让少数人死”或者是“让多数人死”;但是对于“路人”来说,他做的选择实际上是“打个酱油,我什么都没做”或者是“杀死少数人”,你也可以理解为“让多数人死”和“杀死少数人”。很显然“让他人死亡”和“杀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在大多数人的价值观里,他们是这样判断的:

让多数人死的严重性>让少数人死

杀死少数人的严重性>让多数人死

再举个极端的例子,在一个房间里有10个人,这个时候又走进来一个人,已知此人的身上有个连接心脏的定时炸弹,10秒后就会爆炸,你的身份是能一发致命的狙击手(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背景,不属于任何势力),这个时候你是否会选择狙杀装了炸弹的那个无辜的人去救多数人呢?

大多数人的选择是不会,即便10秒后炸弹爆炸房间里的人全死了也跟你实际上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你在这个场景里属于“路人”而不是“司机”。

但如果改为“你的身份是一个科学家,炸弹是你手滑装上去的,遥控器也在你手里,你按下遥控器之后炸弹会停止计时,但是装炸弹的人也会死去”,身份就会变为“司机”,这个时候大多数人会倾向于“让装了炸弹的人死”。

再看“阿尔萨斯在斯坦索姆的决断”这个例子,阿尔萨斯的身份是什么?很显然属于“司机”,至少他认为自己跟此事有直接关系,因为瘟疫事件发生在他的国家“洛丹伦”,天灾能顺利进入斯坦索姆,阿尔萨斯认为自己也有责任,所以才会选择动手屠城。

假设把阿尔萨斯的背景改一改,让他和吉安娜一样成为“库尔提拉斯贵族”,那么在斯坦索姆他听从乌瑟尔和吉安娜的建议放弃屠城就会是比较合理的发展了。

真的是这样吗?

四、选择会对威胁产生什么影响

通常“电车难题”中主体做出的选择会导致两种后果——“转移威胁”和“制造新的威胁”。

对于原版的“电车难题”来说,“让电车转向”的本质是“转移威胁”,但并不会制造新的威胁;但是反观“狙击手和炸弹人”的例子,“杀死炸弹人”其实是制造了新的威胁,在多数人的道德观里,“制造新的威胁”是比“转移威胁”更加难以接受的。

回到“阿尔萨斯在斯坦索姆的决断”这个例子,即便他是“库尔提拉斯人”,那么在不考虑两国外交关系的前提下,他还是会倾向于屠城的,因为瘟疫会扩散,亡灵会肆虐,如果放任不管的话相当于自己在洛丹伦制造了新的威胁,这依旧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那么要让阿尔萨斯不选择屠城,同时又把角色的高尚体现出来应该怎么写呢?大致需要做到这几点:

首先阿尔萨斯不属于“洛丹伦”王国,比如他是库尔提拉斯人,这样他就摆脱了“司机”身份;(并且还有两个王国关系上的考量)

其次瘟疫必须不会扩散,否则“不屠城”就意味着制造了恶心的威胁;

第三,城中有“高价值”的人物,比如“阿尔萨斯的剑术老师”或者是“阿尔萨斯嫁到洛丹伦的姐姐”;

最后,剧情中提到“矮人萨满知道解决瘟疫的方法”,有了一个额外的可选项。

在这样的前提下,阿尔萨斯选择“不屠城”便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体现人物的高尚”怎么实现呢?自然是使用“自我牺牲”的桥段——比如“阿尔萨斯为了防止瘟疫扩散,用尽力量布下结界,让斯坦索姆暂时处于被封锁的状态,但是自己也陷入昏迷,甚至有了生命危险”。大致故事流程就变为下面这样:

和吉安娜同为库尔提拉斯贵族的阿尔萨斯率领一支小队前往斯坦索姆调查瘟疫事件。在发现瘟疫事件的大部分秘密之后,阿尔萨斯和吉安娜讨论决定向鹰巢山的矮人萨满求助,因为圣光无法治愈这种瘟疫。为了防止瘟疫扩散,阿尔萨斯和吉安娜合力布下结界,其中阿尔萨斯付出的力量更多以至于晕倒,吉安娜也由于消耗了法力不能使用传送术,于是吉安娜只能带着小队,用马车载着阿尔萨斯赶往鹰巢山。

后续的关卡就是“鹰巢山之路”以及带着矮人萨满回到斯坦索姆之后,一边带着萨满前往指定的区域为居民治疗,一边保护萨满免受已经变异的居民攻击。

但这样一来,阿尔萨斯的“堕落之路”便不再好继续下去,很可能会演变成为一个“追逐恐惧魔王,一路追到他们的老家库尔提拉斯,最终正义战胜邪恶”的老套故事。

Sam

Sam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评论已关闭!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