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开放世界”将面临一场生死大考!

不久前《王者荣耀·世界》和《百面千相》的同时露面,使得许久不曾公布新消息的“开放世界”又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不过就目前几家的“画饼”情况,几年前看起来触手可及的“开放世界手游”大年,大概又要留到明年再说了。

自《原神》引发开放世界热已有两年之久,此间也仅有《幻塔》等寥寥几位挑战者跟上脚步。虽说其中也有诸如版号等不可抗力因素,但后来者与已经上线的前辈们之间的技术与经验差距,也实打实地随着时间跨度而一同被拉大。

不过,在开放世界仍有竞争优势的现在,想要加入这一行列的厂商当然也不会太少。为此,手游那点事简单地统计了目前市面上在研的开放世界手游项目,30余款的项目数量也证明了“开放世界”在未来大概率会迎来一次激烈的竞争。

只是不同于其中部分中小厂希冀于用开放世界打响名气,大厂相继参战的原因除了分一杯羹以外,也有“不得不来”的必须性。

在《原神》凭借一己之力拉高国内手游市场的质量需求以后,不少大厂发现自己游戏相比《原神》已经难以再有足够的竞争力。当各大厂商逐步卷入开放世界竞争后,想办法不被拉开距离也成了不少参战厂商的理由之一。但开放世界本身极大的体量和高技术需求,让这场战役注定打得惨烈。

一、腾讯VS网易,开放世界之战的主场

说到开放世界之间的斗争,网易与腾讯是两个绝对绕不过的厂商。可以说从2020年开始,两家国内数一数二的游戏大厂就在开放世界这个品类上投入了相当大的力气。两年时间内,双方都接连公布了不下5款开放世界新作研发的消息。

腾讯方面更是旗下工作室几乎全部都下场进行开放世界的研发,其中光子工作室群在两年时间四开大项目,从2020年的主机级FPS《代号:SYN》到后续《黎明觉醒》《雪中悍刀行》等不同类型的手游项目公开。

今年更是以金庸先生的作品为IP,放出了一款以虚幻5引擎开发的武侠游戏《代号:致金庸》的实录视频,项目规模不小,成功在5月的游戏发布会又引起了一场属于开放世界的讨论热潮。尽管据相关人士透露,项目目前出现了一些人员变化。

除了光子,其他几个工作室也都有“开放世界”项目捏在手里。魔方工作室选择以开放世界+回合制的《洛克王国手游》切入赛道,相对少见的玩法与IP加持让游戏仅在早期开发阶段就获得了24万以上的关注。

另一边天美也走IP衍生路线,《王者荣耀·世界》的战斗玩法,以及11月刚刚放出的最新实机演示都显得来头不小。经过1年时间后,今年的实机演示整体质量看起来要实在不少。在有新消息放出之后,它也成为了开放世界品类中极有竞争力的选手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IP化上一路高歌的拳头,也有一款尚处于秘密开发但已经颇具架势的MMO项目正在开发当中,虽然尚未公布具体信息,但从制作人在推特上透露的信息来看,这款MMO将会包含开放世界。自2020年公布新消息后,《赛博朋克2077》的任务总监、《暗黑破坏神4》前项目策划以及大量《英雄联盟》设计师都加入到了MMO项目的开发团队当中。

就在腾讯一头扎进IP衍生开放世界游戏的同时,网易也开始在开放世界上招兵买马。不过与腾讯走IP路线不同,网易在开放世界项目的推进上,更为注重原创IP的发展。

光是今年网易就一口气公布了3部开放世界的新消息,除了520发布会上的武侠游戏《射雕》外,还有9月在海外公布《Ashfall》。两款游戏都在正式露面后没几天就开启了首轮测试,进度上看起来相当快。

除此之外,还有一款武侠游戏《燕云十六声》在今年的科隆游戏展上高调亮相,一段直接了当的实机演示折服了不少观众。而从后续采访以及官方的一连串爆料来看,游戏想要实现的功能从武学到职业到大世界再到多人体验不等,内容极其丰富。

但即便如此,今年最为高调的项目却仍不是他们,而是网易另一款开放世界——《逆水寒》手游。在今年抛出一段引擎实录视频后,《逆水寒》手游就在游戏宣传中打上了400人开发团队、“蝴蝶效应”、“AI NPC”等看起来颇为科幻的噱头,并说出了“让MMO再次伟大”的豪言壮语。

9月底开启的一测,确实展现出了游戏相当丰富的玩法内容与开放世界的具体表现。而400人研发团队的体量,以及不久前宣布支持的光追效果,也确实让游戏在视觉表现等硬实力上足够能打。

在不断立项新项目的同时,腾讯网易前两年还在海外大手笔建立工作室,招揽国外游戏开发的优秀人才,未来势必还会有更多大型项目的消息公开。两家大厂都在以高姿态入局开放世界赛道,试图在尚未开拓的市场砸开一个口子。

二、中大厂跟进,全力加码“开放世界”新赛道

腾讯网易的疯狂开卷,也间接地让开放世界热潮蔓延到了整个国内游戏圈。为了追赶上第一梯队的行列,不少大厂都开始下场,一同卷进了名为“大型项目”的漩涡之中。

其中就包括彼时正不断扩张游戏布局的朝夕光年。2021年他们正式公布了科幻生存题材的《代号:降临》(后正式定名《星球:重启》),想要从科幻路线发掘开放世界的潜力。而为了塑造游戏中的科技感,他们在游戏之外还和英伟达合作构建了一位AI“李星澜”,并邀请6名科幻作家共同打造游戏的科幻世界观。

不久前他们首次公布了世界观合作计划的最新进展,看起来靠谱的内容基础与稍微稀缺的品类,让游戏在全球范围获得了760万以上的预约量。

另一边也从生存建造切入开放世界的,还有这几年动作频频的西山居。不仅在今年开启了二次元TPS《尘白禁区》的测试,还有模拟经营《东方·平野孤鸿》等不同于以往的新品类项目在手。而在今年5月份,他们还在海外开测了一款卡通渲染风格的开放世界建造沙盒《New Dawn》。

于此同时,中手游也准备在开放世界上搞一个大新闻——《仙剑奇侠传·世界》,中手游斥资10亿买下《仙剑奇侠传》大陆地区版权,大举招揽各家来自一线大厂出身的开发人员,想要打造一块24*16公里的开放世界,还计划在游戏中衔接元宇宙项目,此前已有报道称团队人数也已经超过了180人。

不仅如此,英雄游戏、完美世界、祖龙以及冰川网络等上市公司都在近年内搬出了自己的开放世界项目,不愿就此落伍。与此同时,还有部分未公开项目的大厂,也开始了扩大自己的人才储备。

之前曾在招聘信息中透露想要搜罗开放世界人才的叠纸,也在11月公布了自己的国风动作开放世界《百面千相》。叠纸目前手中尚有《恋与深空》和《暖暖》系列新作两款3D向作品,不过就PV来看,《百面千相》仍有着十足的竞争力。

一同搜寻开放世界相关人才的还有英雄游戏、莉莉丝与恺英网络等中大厂。

无论此前是否拥有大世界项目开发的经验,大厂们都在“开放世界即是未来”的思维潮流下一同挤进了这个看似还是一片蓝海的市场之中。虽说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这都会进一步推进国内游戏产业技术的又一次进步,但机遇之下所埋藏的风险,也同样不小。

三、迎头追赶,豪赌“开放世界”的新秀

就在多家大厂开始从头起步拉起生产链的时候,不少新起的工作室也在其中看到了迎头追赶的最佳机会。甚至还有部分厂商将公司的第一款作品就押注在了开放世界身上。

今年热度最高的开放世界项目中,库洛的《鸣潮》占有一席之地。从5月公布到7月首测,《鸣潮》在玩家群体中始终是热议话题之一。库洛在这个开发项目中也投入了相当多的资源,在5月公布游戏时研发团队就已经超过200人,并在此后仍进行着大量的招聘活动。

除此之外今年库洛还远赴上海建立新工作室,从放出的消息来看,该工作室的建立也正是为了《鸣潮》项目的开发。目前游戏预约数达330万以上,其扎实的动作基础与初步成型的世界景观,都使得这款游戏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成为玩家最期待的开放世界手游之一。

一直以2D风格手游为主的天梯互娱,近期也传出了要做开放世界的新消息。不久前天梯旗下手游《奥拉星》的续作《奥拉星2》进行了一轮保密测试,虽然只有几段过场动画被公开,不过据参与过手游测试的玩家表示,这将会是一款开放世界+回合制的类宝可梦游戏。

在开放世界尚无下一款爆款手游出现的空档期,不少新兴工作室看到了“弯道超车”的机会,一些行业老兵出走创业,开始带队抢占先机。

今年2月凭借大量反传统MMO噱头火过一段时间的《魂》便是其中之一。其背后公司上海纯氧互娱的创始人则是曾担任过巨人网络副总裁的徐博,发行过《征途口袋版》等流水过亿的产品。不久前,《魂》完成了首测,并继续进行着开发工作。

前阿里游戏总裁林永颂也选择组建团队冲击开放世界,公司名为时秤信息,于今年3月才宣布成立,在两个月之后他们便在TapTap上开启了游戏《未定界》的商店界面,并开启预约。从所透露的宣传图与实机短片来看,目前游戏尚处于早期开发阶段。

此外也有采用UE5研发《代号:CPW》的新团队北京那年夏天,公司成立于2021年5月,并且团队成员也都来自于完美世界、祖龙等公司的人才。

能够看到虽然中小厂商在整体的投入规模上可能不及大厂,但在可控范围的开发思路上,他们的游戏吸引玩家的速度往往更为直接也更为迅速。在各种厂商都仍缺乏足够经验的现在,又一场起跑线相差不远的竞技赛逐步出现结果,等待着第一名选手的到来。

四、成功,在燃尽之前?

只是这样的局面热闹归热闹,想要无视开放世界大体量的内容堆料几乎是不可能的。

宏大复杂的地图设计、区域之间的内容填充、构建整个世界的玩法系统,以及完全打散的剧情设计,乃至以上所有内容在同一个世界下的恰当融合,光是将这些需要思考的内容摆在一起,就已经能够感受到其中所潜藏的相当恐怖的工作量。

而如此恐怖的工作量也带来了最直观的一个结果,烧钱。根据今年我们对各大上市公司半年报的营收统计来看,在整体市场表现不算景气的同时,仍有大量厂商保持甚至加大了游戏研发上的投入。

其中上文提到的冰川网络在今年上半年的研发投入相比去年同比上涨了126.7%,达到1.75亿元。中手游和恺英网络也相比往年分别同比增长65.1%和32.57%。此外腾讯、网易、金山以及完美世界在今年也都保持了较为大额的研发投入。

英雄游戏在2021年的整体研发投入达4.36亿,同比20年上升89.17%。并且在20年对库洛增资3.41亿后,又在后续几年连续追加了1.3亿与2.2亿的投资。从当初《原神》一亿美元的孤注一掷也能够看出烧出一个开放世界的难度。

并且在大量资金投入以外,国内想要研发开放世界还有着另外一个较大的阻碍,缺人。缺人并非是缺少愿意加入其中的人,而是由于这是一个新的赛道,有相关经验的人才在国内并不多。7月份库洛的制作人李松伦在TDW22的演讲上也表示“现在市场上真的做过这种项目的人其实很少”。

因此自然的,开放世界的开发将会和此前完全不一样。在保证整体项目按需求推进的同时,整个团队都需要在一个几乎完全未知的道路上进行摸索。本身开放世界做起来就存在不低的难度,又几乎没有人可以清晰地为项目的未来指明方向,如此一来,翻车的概率或许比成功要大得多。

哪怕是腾讯与网易,也未能幸免,甚至数量也不在少数。

比如腾讯和西山居共同成立的游戏公司西腾科技,曾公布过一款开放世界项目《Code-D》,不过2020年年底随着公司搬离广州之后,迎来了一个草草收场的结局。

大厂都已经面临困境,小型工作室自然不可能完全幸免。2020年在TapTap上公布的新回合制开放世界《塞维尔的笔记》,自从2022年春节之后一直未有新消息,曾有人在网上透露过团队在今年年初出现了资金链问题。

面临同样遭遇的,还有在10月才于TapTap上发布预约页面的《Project:Reborn》。在项目刚刚公布不到一个月后,就传出团队出现资金链困难,以及一些人员变动。

旗下开放世界就传出了开发停滞的消息。目前纳仕也同样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困境,不过目前工作室也仍在寻找愿意抛出橄榄枝的投资人。

虽说开放世界项目的战况看起来十分激烈,实际上回顾整个游戏以往的历程就会发现,这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新方向所必须要经历的阵痛。至少在经历过一场相对艰难的新品类模式后,国内的整个游戏产业的质量,大概会迎来新一层级的提升。

五、质变,于量变之后!

虽然前文提到了制作开放世界中会遇到的诸多痛点和难点,但其本质上都可以归结到公司工业化体系的构建之上。做开放世界手游本身,也就是在搭建一条更为强大的工业管线。

不同于平常的开放世界单机作品,手游往往不单单只需要考虑玩家在一个已经完善的世界体系中消费内容的需求,而是需要将产品本身无限拉长,因此,在做开放世界手游的最初部分时,就已经需要考虑如何“为未来而战”。

而作为手游而言,如何保证足够稳定迅速的更新频率,以及每一次更新所能够带给玩家的内容量,都需要极强的工业化水准。以《原神》为例,其在40天一个版本的更新频率下,仍然需要保证新角色的宣发、新活动甚至新场景的上线,其中所需要完成的美术、音乐以及剧情的塑造都极为考验米哈游工业生产管线的能力。

对于目前大量涌现的开放世界项目而言,从零开始搭建一条适合自己的工业化体系便是他们的第一道试验。只有迈过这一道坎,开放世界手游的项目才能拥有足够的存活率,或者说,与其他产品对比的竞争力。

当然,工业化在项目推进上有着其天然的优势所在。不过在此之前,或许找准自身的定位会更为重要一些。虽然《幻塔》目前已经算是站稳了脚跟,但其他几款已经上线的开放世界手游都或多或少出现了“翻车”,至少在现阶段开放世界,仍然是一个风险较高的品类。

我毫不怀疑开放世界手游会是未来头部产品行列的大趋势之一,也完全相信开放世界能够为当下厂商带来一次“技术革命”。不过在被整个行业带着卷入之前,仍然需要考虑是否有承受风险的勇气,以及面对失败的决心。

Bugmond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评论已关闭!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