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游戏行业的“三座大山”,短期内翻不过去!

九月 26, 11:02
来源:手游那点事

文 | 手游那点事 | 欣欣、Ben

在外界看来,游戏行业一派欣欣向荣,如金矿一般随手出一款游戏就是月流水千万级别,导致以往但凡有点资金的,都想伸一只脚进游戏行业。

但这样的盛况,从今年三月以来就戛然而止,仅仅半年的时间,挡在行业面前的就从“金矿”变成了“三座大山”,版号、资本萧条、官方态度,这三座大山,短期内都无法逾越。

因此也有某游戏圈人士向媒体袒露:“任何形式的市场竞争我们都不怕,输了就认了,最怕的就是像现在这样,完全无法控制。”

其实这也正代表着绝大多数从业者的心声。

一、版号——已经半年未批,但“暂停发放”还在继续

2018年3月29日,注定是从业者需要铭记的日子。当天,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通知内称由于机构改革,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且并未明确暂停期限。

消息发酵后,彼时的业内没有太多消极情绪。因为主流的观点是游戏版号的发放很快就会恢复,因此从业者们也没有顾虑太多,正常地推进着游戏产品的研发进度,安心地等候着游戏版号的恢复发放。

然而这一等,就是半年。

据此前数据计算,广电总局单月版号的审批量约为700款游戏。若按此标准,在版号停发的半年时间里,已经积累了约4200款新游戏等待审批。而更令人绝望的是,2018年8月30日,游戏行业再度遭遇政策高压。

当天,由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体育总局、国家新闻出版署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方案内称将“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商务运营数量”。

这次,业内的消极情绪爆发了。次日,资本市场的反应最为激烈,腾讯股价暴跌5.1%,市值蒸发1542亿元;网易股价暴跌7.19%,创2016年6月以来新低;完美世界一度跌停;三七互娱跌幅超过9%...

这是国内游戏行业目前收入最高的四家公司。

在“总量调控”的消息发酵之后,行业内悲观的想占据多数。而此时,一些厂商已经迫于无奈地尝试通过地下渠道购买、盗用版号来上线产品。据手游那点事了解,目前的游戏版号价格与产品类型挂钩,售价最高的已经去到50万元。

虽然这种方式不合法,但不少厂商仍然选择铤而走险。究其原因,是在当前的环境下,厂商似乎看不到一线生机。近日,有消息称监管将对此前发放的游戏版号进行“净化”,复查、下架与实际不相符的产品。另外,更有消息称版号发放不会在年内恢复,而预计的恢复时间,是自暂停日起的两年后...

第一座大山——版号稳稳地挡在了整个行业面前,就像是给高速发展的列车来了一记急刹车,而急刹之后何时才能再踩下油门,谁都说不准。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游戏监管审查越趋严格是不争的事实。

二、资本萧条——股价、并购、融资都陷入了冰点

当前摆在行业面前的第二座大山则是“资本萧条”,从上市公司的市值变化来看,这甚至可以用“寒冬”来形容。

据数据统计,截至9月14日,A股内27家上市游戏公司的总市值约为2484亿元,而这个数据在年初时约为4349亿元,总市值前后蒸发了约1865亿元。

倘若把范围扩大到包括在港股、美股上市的国内游戏公司,“寒冬”的既视感则更加强烈。笔者提取了部分具有代表性、且主营业务以游戏为主的样本作为参考。可以发现的是,无论这些公司体量大小,绝大部分都受到了“寒冬”的影响。

在表格的18家上市游戏公司中,市值跌幅最高的一家达到了66%,在进入2018年后接近10个月的时间里,它的市值蒸发了约208亿;而跌幅最低的一家也达到了13%。当然,也有少部分公司能做到逆市上涨,比如IGG年内市值就增长了9%。

整体看来,据金融数据服务商Wind数据显示,在样本的52家上市游戏公司中,有45家的股价下滑,38家的跌幅超过20%。正负相抵后,这52家公司的总市值合计蒸发了约8566亿。

值得注意的是,在资本市场大萧条的环境下,不少公司都使出浑身解数,为求度过“寒冬”。其中,收购和并表是最常用的一种手法;另外,一些现金流充足的公司,也会选择像腾讯一样大规模回购股票。

据港交所文件显示,加上昨天的回购,腾讯已经自9月7日起连续发起了12次回购计划。其中,回购股票的金额合计约3.7亿。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腾讯四年来首次回购股票。而腾讯发言人对此表示,回购反映的是腾讯对基本因素和业务的长远价值充满信心。

实际上,除了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之外,游戏行业目前的处境同样影响着投资机构的选择,游戏公司并购尚有些许机会,但游戏项目融资就已经跌入了冰点。早在2018年前,投资机构对游戏行业的兴趣就开始下降。与前几年不同,在资本市场上,游戏公司的“变现”越来越难。究其原因,同样离不开政策风向与监管环境的影响。

首先,在吉比特之后,A股至今没有游戏公司上市,空白期已经长达两年零三个月;其次,在目前监管环境的“夹击”下,投资游戏公司的风险更是加倍。种种限制,使得投资机构望而却步,它们无法从投资中获利退出。另外,国内大部分游戏公司还在寄望用“换皮”等手段获利,也是机构拒绝投资的原因。

三、官方态度——决定着整个行业的未来走向

实际上,在三座大山中,最捉摸不定的其实是官方的态度,官方对“游戏”的定性和理解,决定着整个游戏行业的大体走向。我们从官媒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人民日报集中关注游戏行业始于2017年中,三评《王者荣耀》的事在当时的行业里掀起了热议。而到了今年8月,人民日报再次对游戏行业进行评论,《用精品游戏讲好中国故事》、《防的是沉迷而非网游》等文章站在公立的角度,为游戏说了不少好话。

新华社的态度则更偏批判,从去年对《王者荣耀》的评论开始,到今年对网游成瘾的论述,《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不能让农村青少年成网游成瘾“重灾区”》等文章,都将矛头指向了游戏对青少年的消极影响。

而对游戏从业者来说,每一次官媒发声都牵动着行业的心,大家越发关注这些信息,每一篇发声都史无前例地得到大量游戏圈人士的转发,因为这些内容代表着官方的态度、代表着整体风向、代表着未来趋势、背后也隐藏着游戏企业的生死存亡。

四、游戏企业该何去何从?在等待中蓄势

放眼整个游戏行业,中小企业岌岌可危,巨头们也变得越发谨慎。

“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等着。”
“3月版号全面暂停之后,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很快会回复。但是至今仍然没有任何回复的迹象,公司也快熬不住了。”

这是媒体报道的没有版号的中小游戏企业最真实的现状,大家都在等。

根据《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的数据,2018上半年游戏市场收入是1050亿,同比仅增长5.2%,而过去三年这一增幅分别达到21.9%、30.1%、26.7%。增幅的骤降,不仅是因为整个行业面临用户数天花板的事实,更是政策及大环境对游戏行业的高压。

对腾讯网易这类型巨头来说,“猥琐发育”是目前最好的姿态,枪打出头鸟的感觉相信这两家都深有体会,相安无事地度过这一敏感期,是它们最好的结果。据《财经》的报道,目前腾讯手里还有约30个左右的版号,网易还有约20个,足够支撑到明年。

然而游戏行业的那些“中流砥柱”们就比较尴尬了,中小游戏团队可以专注转型,巨头们可以低调支撑过渡,但中间层的游戏厂商则进退两难。据媒体报道,腾讯网易每年发布的游戏在50款左右,而2017年国内获得版号的游戏数量是4000左右,也就是说,市场中的97.5%的游戏来自于其他的游戏厂商,而现在卡版号,卡着的正是这批游戏公司。

 

于是乎,谋求出海、尝试转型、继续等待,成为了目前没有版号的游戏公司的常态。如果真像现阶段传言所说,游戏行业需要两年的时间来“净化”,那么游戏从业者至少还需要等待版号一年多的时间,而你是否做好了这一层面的准备?

现阶段,能否等到版号到来的那天,已经成为了界定这家游戏企业能否活下去的标准。除此之外在版号、资本萧条、官方态度三座大山面前,大部分游戏企业难免会有不安的情绪。但黎明之前,总是最黑暗的,在等待好结果的同时也积极寻求下一轮的突破口,我们希望与整个行业共勉。

Ben

Ben

线上线下专访、稿件发布合作请联系QQ或微信:328624956

评论已关闭!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