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上海游戏圈的“二次崛起”!

二月 21, 10:33
来源:手游那点事

文|手游那点事|欣欣、Ben

|南派,北派,和上海派?

上周,App Annie公布了2020年1月的全球移动应用数据,揭示了春节期间国内游戏企业在iOS端的整体收入情况。

其中,腾讯网易继续稳居一二,莉莉丝、米哈游和鹰角网络则凭着各自表现挤进TOP10,成为榜单里仅有的3家排名上升的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这3家公司都位于上海,同时也代表着行业中的年轻一代的游戏公司。如果加上哔哩哔哩和游族,TOP10中,上海企业已经占到了一半。

(2020年1月中国iOS游戏公司收入排行)

在游戏行业中,我们常常提起“南派”、“北派”,南派以广深为代表,注重买量和精细化运营;北派以北京为代表,注重高举高打的发行打法。然而有一个片区的游戏圈在行业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却少有人提及,那就是上海游戏圈。

从世纪天成、第九城市、盛趣、巨人、恺英、游族、波克城市等第一批大厂为上海圈打下基础,到心动、bilibili、莉莉丝、叠纸、米哈游、沐瞳、悠星、鹰角、友塔等新一代明星游戏企业崭露头角,上海游戏圈正经历着它的“二次崛起”!

而且它们找到了自己新的定位,跃升为行业中“精品”的代表。

一、那些年的上海游戏圈

回过头看,中国游戏产业始于1994年,在往后的六年间,诞生了国内第一批游戏企业。但很快,在社会文化、盗版市场、外资竞争的多重挤迫下,迅速走向衰落。

2000年,网络游戏开始在国内兴起,在短时间内接过了单机游戏的衣钵。而在上海这个前沿阵地里,也冒出了一批后来在中国游戏产业里举足轻重的头部企业。

盛大、九城、巨人这些名字我们再熟悉不过,网络游戏在国内飞速发展的那几年,这批游戏企业成为了中国游戏产业的代名词。

(2010年前成立的部分上海游戏企业)

2001年,盛大网络代理的《传奇》在国内上线。一年后,游戏宣布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突破50万,这是当时全球用户数量第一的网络游戏。三年后,凭着《传奇》的现象级表现,盛大成功挂牌纽斯达克。

2002年,第九城市获得《奇迹MU》的国内独家代理权。一年后,游戏宣布最高同时在线用户达到30万,这是继《传奇》之后的又一款现象级游戏。2004年,九城宣布拿下《魔兽世界》,并在同年上市纳斯达克。

2006年,巨人网络自研的《征途》开始公测,这是国内第一款提出“永久免费”且“公测不删档”的网游,同时奠定了网游今后的主流模式。一年后,游戏的最高在线人数超过100万,而巨人也在同年敲钟纽交所。

(2000年的上海)

通过这几年的发展,国内网络游戏也完成了从代理到自研的蜕变。

尔后,随着页游在国内游戏市场的兴起,以及手游的萌芽,上海还出现了像恺英网络、游族网络、波克城市等业内知名的游戏企业,为上海游戏圈的蓬勃发展再添一笔。

以笔者整理的8家企业为例,可见与北京和广深的游戏企业风格不同,上海的游戏企业没有统一的标签和套路,却又能凭着多样化的优势,成为21世纪初中国游戏产业发展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虽然随后出现了页游及手游的冲击,使其中一些游戏企业已逐渐淡出视线,但它们的出现,很大程度地推动了上海游戏圈的整体构筑,同时也为往后十年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二、上海新生代的游戏企业走上历史舞台

进入21世纪10年代,随着手游时代的到来,上海出现了一大批新生代的游戏企业。

笔者列举了10家在近十年间成立的上海游戏企业,可以看见的是,它们都延续了上海游戏圈的传统,标签鲜明、风格多样,其中还有不少是当下行业里的新贵。

去年底在港股挂牌的心动网络,是上海新生代游戏企业中较有代表性的一家。在成立至今的九年间,心动紧随游戏行业的发展风向,在页游、手游、出海领域都有着亮眼表现,其TapTap更是改变了渠道格局,使其推向更良性的发展轨道。

随着B站成为国内年轻世代最大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哔哩哔哩也成为了国内游戏行业新生代的一员。其鲜明的多元文化属性,在年轻用户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由B站发行的《FGO》,更是创下日本游戏在国内发行的多项纪录。

莉莉丝是当下的绝对焦点。2013年它凭着《刀塔传奇》一举成名,拿下超20亿年流水;2019年更进一步,《万国觉醒》全年流水超31亿,《剑与远征》稳居畅销第三。目前,莉莉丝已跻身除腾讯网易,国内市场最有力竞争者的行列。

《崩坏3》的成功,让米哈游成为了二次元游戏领域的标杆,同时也为这家新生代游戏企业带来了丰厚的收益。在2017年提交IPO的时候,米哈游的估值达到了36亿。尽管《崩坏3》贡献了米哈游绝大多数的收入,但仅靠这款产品,米哈游也成功进入了2019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位列第43名,排在多益网络等公司之前。

叠纸网络同样是上海游戏圈的典型,它的“暖暖”系列不仅在“换装游戏界”享有很大的名气,还成功将换装游戏推向一个新的高度。除此之外,《恋与制作人》也是它的拿手好戏,多少女性玩家为之疯狂。而这家公司也成功稳居近半年来国内游戏企业月度收入TOP30。

(2019年的上海)

当然上海游戏圈的新生代企业绝不仅仅是表格中的这几家,除此之外包括跳跃网络、胖布丁网络、墨鹍科技、逗屋网络、黑桃互动、假面科技、散爆网络等等也在游戏行业的各个细分领域找到了自己的立足点。

不管是二次元、出海、独立游戏还是电竞等等,都能够看到上海游戏企业的身影,甚至在某些环节上,它们已经成为了标杆。

三、上海游戏圈的二次崛起,成为了产业发展的关键一步

实际上,近两三年上海游戏圈的崛起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在过去的10年里,如心动、莉莉丝、叠纸等典型的公司就已经逐步脱颖而出。

从整个大盘来看,上海游戏圈近两年的发展也同样领跑全国。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上海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上海移动游戏销售收入达到393.2亿元,增长率达17.6%,高于全国的15.4%,预计2019年将持续增长。

经过多年的时代变迁,上海游戏圈除了圈层之外,在游戏各环节的方法论和赛道上,同样表现出几个明显的特点,同时又反映在这批新晋的游戏企业身上。

1.“二次元游戏”的中心

中国游戏行业经历变革,从端游到页游到手游,产业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市场需求也在变化。随着新生代玩家的成长,“二次元”爆发了新的机遇,而抓住这波机遇的,便是以上海为代表的游戏企业。

上海一直走在潮流文化前沿,二次元作为前沿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上海具备最好的文化土壤。

2013年开始,随着Z世代用户消费能力的逐渐释放,二次元产品获得了高速发展的机会,以B站及其《FGO》、《碧蓝航线》为首的一众二次元产品牵起了序幕,业内大小厂商积极跟进。

而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了,二次元,是突破大厂重围的一把利刃。米哈游的《崩坏3》、散爆网络的《碧蓝航线》、鹰角网络的《明日方舟》等,当下讨论二次元游戏,已经离不开这几家公司。

可以预见的是,作为行业内这批头部二次元游戏公司的聚居地,上海已经成为了二次元游戏的中心。同时上海也有着上下游成熟的二次元产品链,由此孕育出更好的氛围。

也正是因为这样,上海的新生代游戏企业大多具备这样的标签,二次元、年轻化、潮流文化。

2.“精品游戏”的代名词

除了二次元之外,这些上海游戏企业在游戏品质上也拥有有别于其他厂商的深耕和执着。因此即便在同质化严重的国内游戏行业中,他们也似乎总能做出点特别的东西。

《小冰冰传奇》当年用二代卡牌的玩法成就了莉莉丝,同时也定下了这家公司产品理念,从极致创新到合理创新,《万国觉醒》和《剑与远征》可以说是这种理念的集大成者。

从《暖暖环游世界》《奇迹暖暖》到《闪耀暖暖》,叠纸在换装游戏领域做到了近乎垄断的水平,并且用“技术革新”不断推动这一细分领域的进化。

《少女前线》《仙境传说RO》等游戏体现着,心动网络无论是自研还是代理都要求差异化高的产品。

此外还有一批以研发能力见长的游戏企业,拥有《崩坏3》《原神》等产品的米哈游;做出《无尽对决》并且叱咤海外MOBA市场的沐瞳科技;同样在出海颇有建树的《黑道风云》厂商友塔网络;以及二次元游戏新晋明星《明日方舟》和鹰角网络;......

虽然各自擅长的领域不同,但上海的游戏企业总是有一股韧劲,不仅对做产品有很强的掌控力,而且不甘于做同质化的产品。

3.前沿技术的集中地

上海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同时也是一直以来的对外港口,而早在中国游戏产业的初始阶段,海外大厂入华也都选择上海作为首选,同时为上海的游戏土壤打下了基础。

以育碧为例,1996年就在中国设立了分部,虽然随后几年育碧也在北京和成都有分公司,但上海分部始终是育碧在华的主据点。另一方面,EA、动视等也是选择上海作为他们入华的首选。

在游戏研发商之外,处于产业链上游的游戏引擎研发商同样也把目光放在了上海,Unity落户上海,EPIC GAMES同样选择上海。

另一方面,上海也有着许多拥有全球3A代工实力的企业,比如皿鎏软件等等,这些游戏企业的存在,成为了上海在游戏领域的实力底蕴。

4.电竞游戏产业之都

作为游戏产业中最有潜力的风口,电竞在上海的发展当然也是十分蓬勃。在2019年1-5月热度TOP20客户端电子竞技游戏中,上海款数占比达到45%。而上海也是国内客户端电子竞技游戏新品最活跃的地区,近年来《CS:GO》《守望先锋》等精品产品均是通过上海引进。

同时,2019年,上海电子竞技赛事保持平稳有序发展,国内有30.8%的电子竞技赛事在上海举办。除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等赛事继续在上海举办之外,DOTA2国际邀请赛、守望先锋太平洋挑战赛等赛事也落地上海。

在分析上海电竞产业的发展优势时,《上海电子竞技产业发展评估报告》指出,政策推动上海电子竞技产业有序健康发展。上海政策不仅具有持续性和全面性,而且上海的各个区域也在积极对电子竞技项目进行政策扶持。

结语

一批批明星级的游戏企业不断在上海冒出。从步入移动游戏时代就开始瞄准“精品”的它们,尽管各家手头上的产品不多,但都发挥出了以一敌十,甚至敌百的作用。

而随着行业“内容为王”基调的确立,未来掌控着“产品端”的上海游戏圈,将在行业中迸发出更强的力量。这批新兴游戏企业完成崛起后又将通过投资、孵化、发行等方式,链接更多产业资源,放大自身的影响力。

至此,上海游戏圈也必将成为整个游戏产业链中非常关键的一环。

cindy

cindy

QQ359859595

评论已关闭!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