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游戏基础知识——“天选之人”角色的设计手法

一月 8, 11:19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青花会游戏百科 作者:李红袖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游戏中的“天选之人”指的是在游戏剧情中背负着这样或那样宿命的角色,他们被外界的某种力量赋予了使命或是决定了命运的走向,就像是被上天选中一样。他们之中有的人在出生之时就掌握了强大、神奇的力量;有的在人生的某个阶段会受到指引前往某个从未踏足的地方,然后获得顿悟、觉醒;又或者是在了解到命运的安排之后“奋起反抗”,追求属于自己的自由人生。在一些玩家的印象里,“天选之人”往往有着异常的好运,“大难不死”在他们身上是极为常见的经历,甚至从血统上来说,“天选之人”相对“平民英雄”也是占尽优势——他们通常都会有一个地位崇高,有着强大力量的父亲或是母亲。

甚至有人认为,“天选之人”在游戏剧情中出现就代表着某种程度上的“不劳而获”。因为他们不仅会在某方面有极高的天赋,可以用很短时间学会其他角色穷极一生可能才掌握的知识,并且优秀的血统还能让他们继承来自于父母甚至整个种族的力量,再加上冒险的过程中此类角色被认为会受到其他角色或明或暗的保护,所以有的玩家甚至对“天选之人”类的人物们产生了极强的排斥心理。那么游戏中“天选之人”类型的角色到底应该如何进行设计呢?

本期要向大家介绍的就是,游戏中“天选之人”角色的设计手法。

一、“天选之人”和“凡人英雄”的区别

要设计“天选之人”类的角色,首先要说明的就是他们和“凡人英雄”的区别,很显然并不是只有天选之人才能成为游戏的主角,很多游戏同样是以凡人英雄作为主角设计的,而游戏故事中的配角也可以有天选之人类的角色。除了上面说到的这些以外,“天选之人”和“凡人英雄”在游戏的设计中主要有下面的4个区别。

第一个区别,天选之人在他成长和完成自己使命的过程中必然会经历一段默默无闻,或者是失意痛苦的时期,而凡人英雄可能并不会有这么一段时期。就像是著名的安徒生童话故事《丑小鸭》里丑小鸭在年幼的时候饱受“兄弟姐妹”和各种动物们的嘲笑和欺辱,但是它在长大之后却成为了美丽的白天鹅,这就是一个非常简单而又典型的“天选之人”故事。和平民英雄相比,天选之人需要经历这段特殊且充满痛苦的磨难时期才能够完全达到自己能力的顶峰从而达成自己的使命;但是平民英雄却不一定需要经历这样的时期,游戏中的平民英雄很可能是在自己能力的巅峰期直接展开属于自己的冒险。

比如在《生化危机》系列中,克里斯·雷德菲尔德这名角色就是很明显的“凡人英雄”,玩家在经历“浣熊市事件”和“洋馆事件”的时候克里斯就已经属于S.T.A.R.S.组织,在那之前克里斯曾服役于美国空军,后续克里斯还陆续为SOA,SOU以及蓝色保护伞作战部队服役,但无论克里斯出场于哪一代作品制作组都没有让他陷入任何的人生低谷(他面对的仅仅是任务中的危险而已),他的人生可以说就是一个“娴熟的战士总能得到他人认可”的故事。但既然未曾有过低谷,那么也就没有走出低谷之后的大彻大悟,克里斯在“生化”系列中虽然是主要角色,但他的能力也只能限于“人类”的范畴,无法得到额外的超自然力量,系列里自然也没有提到过克里斯的力量有什么显著进步。

《生化危机》系列中早期就已经服役于S.T.A.R.S.的克里斯

而同属《生化危机》系列的雪梨·铂金则是非常明显的“天选之人”类角色,她的父亲就是开发出G病毒的威廉·铂金,小时候的雪梨不仅被卷进“浣熊市事件”,而且还曾感染过G病毒,虽然在克里斯之妹克莱尔的帮助下康复,残留的G病毒没有让雪梨发生变异或是死亡,但却让雪梨拥有了超乎常人的自我治愈能力,且雪梨的身体年龄也被锁定在了20岁不会进一步发生老化。小时候经受各种生化怪物(其中甚至包括自己已经变异的父亲)的惊吓,再加上感染G病毒身体所受的折磨,在《生化危机2》的这一切都是雪梨作为“天选之人”所经历的充满痛苦的黑暗时期,但这也为她带来了异于常人的力量和强大的伙伴。

《生化危机2》中雪梨曾感染G病毒,但在克莱尔的帮助下恢复

第二个区别,天选之人能够得到和使用已知世界之外的力量,但是凡人英雄基本都是靠对已知力量的不断学习和刻苦练习。由于血统或者是遭遇上的差异,我们经常可以在游戏中见到天选之人类的角色能够学会并使用在游戏世界观中极为少见的力量,这些力量也是凡人英雄们难以获取到的。比如刚才提到过的《生化危机》系列里雪梨·铂金因曾经感染G病毒获得的自我再生能力和抗衰老能力,这是游戏中的独特经历,克里斯这样的凡人英雄无法对此进行复刻,也就无法获得此等能力,于是只能依靠自己的作战经验和作战技巧在“生化”的世界中生存和战斗。

另外一个例子则是《魔兽世界》中的泰兰德和陈·风暴烈酒。其中前者属于“天选之人”,而后者则是“凡人英雄”。泰兰德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受到了月神艾露恩的眷顾,她不仅早早地当上了月之女祭司,并且在第一次燃烧军团入侵的时候泰兰德遭到了萨特“萨维斯”的关押,在被关押的时候艾露恩的力量直接对她产生了保护,无论是燃烧军团的恶魔还是艾萨拉女王和她的仆从都无法对她施加折磨。这次经历和泰达希尔被烧毁是泰兰德一生中比较严重的两次低潮经历,而前一次经历让泰兰德精进了运用月光保护和治愈他人的力量,后一次则让她通过古老的禁忌仪式化身成为了夜月战神,能够使用黑暗的月光力量,根据游戏中的剧情描述,在泰兰德之前从来没有暗夜精灵能够在晋升夜月战神的仪式里生还下来,她是第一个,而这也正是一股已知世界之外的力量。

再来看陈·风暴烈酒,他算是《魔兽世界》中“凡人英雄”的代表人物。在陈目前所有的经历中,并没有特别的低谷时期(唯一能称得上一点“小挫折”的就是陈发挥风暴烈酒酿造厂的时候发现那里被兔妖和猢狲搞得一团糟,并且也没有受到热烈欢迎),虽然陈云游四方,所到之处不胜枚举,但他并没有从这么多的经历中得到什么特别强大的力量。陈在战斗中得以立足的力量基本上都来自于早年在迷踪岛上苦练武艺还有多年云游积累下来的战斗经验,而这些东西理论上是游戏中所有武僧都有机会掌握的。

陈·风暴烈酒的战斗技巧都来自于云游时的经验和迷踪岛上的练习

第三个区别,一些天选英雄在非常年幼的时候就有了早熟的力量或是智慧。在本该脆弱无助的时候表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力量,是对“天选之人”身份、血统等“外力帮助”的暗示。这在世界各地的传统文化传说中也都有记载,比如还是婴儿的佛陀被放在树荫下时,他的奶妈突然发现整个下午树荫都没有移动,而佛陀进入了瑜伽入定的状态,一动不动地坐着;波利尼西亚的毛伊套住了太阳,让它下沉得慢一点,这样他妈妈就有时间给他做饭了;印度的奎师那小时候在院子里玩耍时,有人警告他的养母说他正在吃黏土,养母赶到奎师那的身边,扒开奎师那的嘴巴想看他到底有没有偷吃黏土,但她却在奎师那的嘴巴里看到了“宇宙三界”。

毛伊将太阳套住,延长了日照时间

在游戏中我们也能看到大量的,在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惊人潜质的天选之人角色。除了之前提到过从小就有自我再生能力的雪梨·铂金和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被月神艾露恩眷顾的泰兰德,反英雄作品《霸王2》里的主角“新霸王”也是从小就表现出早熟力量的“天选之人”,他在孩童时代就可以施展魔法,并统帅众多小鬼对村庄进行破坏,和帝国的正规军展开正面对抗。小鬼们认为他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新主人,对他表现得俯首帖耳,而这个孩子也在小鬼们的拥护之下学会了越来越多强大的法术,将自己黑暗的地下世界建设的越来越繁荣,找回了所有类型的小鬼,正式成为新的一代“霸王”。而教学关结束之后不慎掉入冰湖中被冰封起来一段时间则是这名“天选之人”人生中的低谷时光。

《霸王2》中新一代霸王在孩童时代就显露出了魔王的潜质

第四个区别,天选之人可以单纯靠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使命,而凡人英雄则需要他人将使命给予自己。天选之人似乎总是在某个阶段自行了解到人生的重要目标与使命,毕竟“天选”二字其实已经包含了宿命论的意义在其中,他们来到世界上似乎就是为了某件事情而存在的。比如雪梨在感染G病毒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自己的余生将和所有跟生物武器有关的恶势力对抗;泰兰德的人生使命则是用艾露恩的力量造福自己的同胞人民;“新霸王”在小时候就依靠自己的邪恶气质和魔法天赋吸引到小鬼们的注意,尊他为新一代霸王。

而经典的“大宇双剑”系列里,《轩辕剑3:云和山的彼端》中的赛特和《仙剑奇侠传》系列中的李逍遥又是“天选之人”和“凡人英雄”的不同代表角色。赛特在故事背景中是曾经的地狱魔将转世,而李逍遥只是一个客栈的店小二。赛特在游戏中一生的行为和目标基本上都是自己做出的选择,比如刚开始为法兰克福去东方寻找“战争不败之道”,再到后期知晓自己的身世挑战魔王撒旦,这些都是赛特自愿的,游戏里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人告诉赛特应该做这做那,可以理解为他魔将转世的身份就代表了其人生命运必然会和撒旦产生联系,而独特的天赋又驱使他主动为振兴法兰克福去做出自己的努力;但李逍遥在游戏中似乎鲜有自己做主的表现,和赵灵儿结婚是别人让做的,和林月如结婚也是责任驱使,不管是当大侠也好,当掌门也罢,这些事情都是别人让做的,基于责任心,李逍遥也就自己扛下了所有的事情,可以说李逍遥的命运大多数时候都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所以李逍遥虽然贵为主角,又经历了各种奇遇并练就了盖世武艺,但在角色分类上依然属于“凡人英雄”,而赛特则是“天选之人”。

二、“天选之人”的常见人际关系

“宿命”的色彩往往充斥着天选之人角色的背景故事,那么他们很多时候也会遇见很多命中注定会遇到的人物,虽然每个角色都可能会有庞大的人际关系网络,但天选之人类的角色通常会有4种常见的人际关系。

第一种,非同寻常的父母。有很多天选之人角色的力量和智慧来自于其优异的血统,这也是区别他们与凡人英雄的最直接设定,血统给他们带来的是超凡的天赋,这种天赋可以让他们更快地成长,有资格得到独特的力量,并可以胜任艰巨的使命,如果他们的诞生并无任何特别之处,那么后续剧情中就很难说明角色强大且特别的原因。比如在第一人称恐怖射击游戏《F.E.A.R.》系列中,主角Point Man就是拥有强大灵能的少女Alma(《F.E.A.R.》系列里经典的红衣小女孩)在15岁时诞下的长子,所以主角才能够拥有“子弹时间”能力。

有的天选之人虽然他的生父生母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他们在诞生的时候会发生特别的事情,后续剧情中会交代他们有独特诞生方式的原因,比如在《魔兽世界:军团再临》里我们将会回顾伊利丹·怒风的诞生,他在出生的时候就有着和其他暗夜精灵完全不一样的瞳色,是金色的眼睛。后续的故事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伊利丹其实是“光与影之子”,所以才有着金色的眼睛。

同样的设定在《星球大战》中也有出现,阿纳金·天行者的诞生就非常神奇,阿纳金的母亲是塔图因行星上一名普通的奴隶,但她某天却“凭空”怀孕了,阿纳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生,后来相关设定资料里说明,阿纳金是由原力孕育的,称得上真正的“原力之子”,所以他在孩童时代就被魁刚·金 测出有远超常人的原力掌握能力。

第二种,天选之人的宿敌。既然天选之人来到世界上有着他们的使命与任务,那么有相应阻止他们完成使命的宿敌也相当正常,相比之下下“凡人英雄”们的敌人基本上是在各种事件中发展出来的,比如兔妖和猢狲在风暴烈酒酿造厂里肆意妄为所以陈才和他们成了敌人;浣熊市爆发了病毒泄露事件导致大量人员死亡,破坏了克里斯原本的生活,所以克里斯才和威斯克等人成了敌人;而李逍遥也是因为站在赵灵儿一边所以才与拜月教主等人为敌,否则他原本可以一直在客栈跑腿。

但反观“天选之人”类型的角色,他们的敌人似乎也有着一股“命中注定”的味道。比如在《质量效应》中,主角薛博德在接触到普洛仙信标的那一刻就成为了“天选之人”,

此时她的使命就已经确定——从“收割者”的手上拯救全银河系的有机生命;她的宿敌自然而然也出现了——毁灭性的机械造物“收割者”。

打倒宿敌本身就可以作为天选之人的使命,这背后往往是两派利益的冲突,比如收割者代表的机械文明和薛博德代表的有机生物之间的冲突;或者是之前提到《霸王2》中霸王的无序邪恶与帝国的虚伪秩序间的冲突;泰兰德对艾露恩的忠诚以及对人民的关爱与任何侵犯暗夜精灵族利益以及亵渎艾露恩者之间的冲突,消灭这些宿敌可以是这些天选之人们的使命之一。

但“宿敌”也可以仅仅作为天选之人在旅程中的竞争对手出现,比如《街头霸王》系列中的“天选之人”隆(出生带有“杀意的波动”),他的使命是“追求武学的最高境界”,在此过程中他遇到了很多和他有着同样追求的格斗家,于是他们进行比试和切磋,其中有一些和隆成为了习武之道上的宿敌,比如独眼沙加特,虽然他们彼此的关系是宿敌,但这种宿敌却是相互之间有促进作用的良性竞争的关系。所以在设计天选之人的宿敌角色时,并不一定需要让他们成为一种你死我活的绝对敌视关系。

第三种,无法理解天选之人的常人。就算是“凡人英雄”和普通的寻常人之间也会有所区别,比如他们对于“天选之人”的态度,通常来说凡人英雄们基本都能够理解天选之人,甚至还能充当伯乐发掘天选之人身上的才能。但是普通的寻常人最多只能感受到天选之人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而不能理解他的能力,甚至在天选之人的低谷期还会对其进行嘲笑、羞辱甚至将其镇压,就如同《丑小鸭》故事里排挤丑小鸭的小鸡、小鸭等动物一样。

在《魔兽世界:军团再临》以前的故事中,光与影之子伊利丹对邪能的使用甚至短暂变为恶魔形态的能力让很多普通的暗夜精灵无法理解,在伊利丹看来邪能仅仅是和奥术、自然一样的“工具”,恶魔猎手们则是使用工具的人,但在那些暗夜精灵看来,邪能本身是无比邪恶的能量,只有穷凶极恶者才会去使用邪能,所以他们对伊利丹进行排挤,甚至将其关押。虽然在《魔兽争霸3》的故事里泰兰德为了抗击燃烧军团而帮助伊利丹越狱,但她也并没有完全相信这位恶魔猎手,直到《军团再临》时期伊利丹和他的伊利达雷在对抗归来的燃烧军团时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才最终被被自己的同胞们信任,而将恶魔猎手们放出牢笼的人正是当年将他们逮捕入狱的守望者玛维。

设计无法理解天选之人的常人角色在很多时候是必须的,因为无法理解他们,所以也就无法向他们提供有效的帮助,天选之人在这种失意的时候才会被迫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去开展属于自己的冒险。

第四种,忠实的伙伴。很少会有游戏让天选之人类角色孤军奋战,既然外界力量给他们做出了命运的安排,那么让其得到志同道合者的支持也就是情理之中的设定,否则玩家可能会产生疑惑,为什么身为“天选之人”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施以援手呢?比较常见的设定是,天选之人的伙伴要么早已洞悉其背负的使命,或者是被其卓越的能力或品质吸引,所以产生了一种对天选之人不离不弃的忠诚。

例如之前提到过《霸王2》中的各路小鬼,全都是臣服于主角邪恶的内心和强大的力量,认为其一定是能够帮助邪恶势力复兴的新一代主人,他们死心塌地地为新霸王效劳。在最后小鬼们和霸王也如愿以偿地统治了世界。

而《轩辕剑3:云和山的彼端》中的赛特则是由于其曾经是地狱魔将,而得到了魔王撒旦派来的“妮可”的帮助;伊利丹成为恶魔猎手之后最早的支持者则是一群被燃烧军团害得家破人亡的复仇者;雪梨·铂金在小时候就得到了克莱尔的帮助,正是克莱尔给她带来了G病毒疫苗让她得以生还。

三、“天选之人”相关的常见剧情

虽然“天选之人”类的角色可以有各种各样完全不同的使命和目的,他们的遭遇和经历也会大相径庭,但总的来说,下面4种类型的剧情是“天选之人”角色身上经常会发生的。

第一种,天选之人违背本应履行的责任和使命,按照自己个人的自由意志行事。在这种类型的故事中,天选之人被外力安排的使命往往是邪恶的,或者是会侵犯他人利益的,于是他们为了坚持自己的良知或者是为了保护别人,选择与自己原本的既定命运抗争。比如说在《极度恐慌》系列中,主角Point Man原本是“起源计划”中的一个实验品(灵能者Alma的长子),他的使命本来是成为一名掌握灵能和现代化作战技能的超级士兵,但了解所有事情真相的Point Man最后决定拯救Alma的第三个孩子,并将其抚养成人,追求自己向往的生活,完成了对ATC组织(“起源计划”的始作俑者)强加使命的反抗。

在此类剧情中,制作组应该尽量去刻画天选之人原始使命的邪恶与阴暗,并且赋予天选之人这种使命的外界力量一般也只是将天选之人当做为自己牟取利益的工具而已,种种这些细节能够让玩家对原本的使命产生厌恶,发自内心地想和游戏人物一起进行抗争。

第二种,天选之人在年轻的时候展现出卓越的天赋,然后被名师发现进行培养。首个发现天选之人潜力的人物在很多作品中会成为他的第一任老师,而且往往此人在某些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成就(如果能力不足的话,怎么能够发掘到天选之人的潜能呢?),超凡的天赋再加上优秀的老师,这会让天选之人角色的成长达到惊人的速度,从而也可以让玩家能尽快开始体验他们的冒险故事。在《街头霸王》系列中,首先发现主角“隆”格斗天赋的就是武学宗师“刚拳”,他是暗杀拳格斗流的第二代宗师,豪鬼的哥哥,除了培养出隆以外,他还是“肯”“弹”“烈”三人的师父。隆在他的教导下飞速成长,年纪轻轻就已经夺得了两次“世界格斗大会”的冠军。

第三种,天选之人从失意或痛苦的经历中走出来,领悟了新的力量或者是找到了新的目标。在这种类型的剧情里,天选之人会因为一段受挫的经历而被向内或者向外抛出去。向内抛出去指的是角色陷入了自己心灵的困境,必须想办法将其冲破获得自我救赎;向外抛出去则是指角色离开原本自己熟悉的生活区域,去往外面的广大世界。两者相同的地方在于,无论心灵困境还是外面的世界都是充满未知的,人物之前从没有体验过这种心理上的挫折,或者是来到过相应的地方,但未知除了会带给角色恐惧之外,还能让角色有新的顿悟。

比如《轩辕剑3:云和山的彼端》里,赛特在游戏中最早一次失意就是喜欢的姑娘莉莲成为了麦尔斯的爱人,赛特为了缓解自己的痛苦主动向国王请命去世界的东边寻找“战争的不败之术”。在这段故事里,赛特的失意迫使他为自己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并且将他向从未去过的东方世界抛了出去,这才有了以后的全部剧情。

而《街头霸王》系列中的隆由于自身带有“杀意的波动”,在游戏剧情中也一度陷入狂暴状态,隆自己也因此备受折磨,最后在印度瑜伽大师达尔锡的开导下,隆成功抑制住了杀意的波动,甚至能够在保持意识清醒的条件下使用一部分杀意波动的力量。在这个故事里,隆与“杀意的波动”进行斗争主要是发生在自己的内心,也就是这段痛苦的经历是把隆向内抛出的,隆在克服心魔之后掌握了新的力量,这就是整个“街霸”系列里他作为天选之人(同时还是主角)的特有经历。

第四种,天选之人在探索未知黑暗领域的时候遇到了他人的帮助或者是阻碍。有时天选之人所要面对的困难不仅仅是未知所带来的恐惧,在陌生的心灵世界或是新的区域里,他们可能还需要面对未曾见过的敌人、怪物,当然他们也有可能得到额外的帮助。

比如在《风色幻想SP:封神之刻》里,作为暗之一族天选之人的魔王“依莉丝”在踏入未知的“人类世界”时就得到了主角“修”和他所统领的反抗军的帮助,最后依莉丝同样也是在一群伙伴的共同努力下才避免了世界灭亡的命运。

但是《杀手2:沉默刺客》中的47号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在经历了1代的故事之后厌倦了满手血腥的日子,逃到了西西里岛上的一座修道院里当上了一名花匠,每天虔诚地向神父忏悔,内心深处也在进行激烈的斗争。但是好景不长,47号刚刚适应这平静生活之后,给予他大量帮助的神父就遭到了绑架,于是47号不得不重新回到充满杀戮的生活,只不过这次他是为了救人而杀戮的。在这部作品中,47号的游戏历程其实也是在和自己的内心作斗争(并且还要面对阴险狡诈的黑道敌人),最后47号没有带走神父送他的十字架,也就表明47号决定接受自己身为杀手的命运,但他却下定决心以后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将会贯彻自己的正义。

《杀手2:沉默刺客》中,47号刚“金盆洗手”一小段时间,信任的神父就被歹徒绑架了

四、“天选之人”的常见游戏性设计

“天选之人”类型的角色在技能设计方面也有一些常见的要点,主要是对他们天赋和血统以及强大战斗能力的体现,下面的3点是比较常见的。

第一,“天选之人”角色一般会有较高的成长性。为了凸显天赋或者是血统,从剧情上来看“天选之人”的成长性会被表现为年纪轻轻就取得了多项傲人的成就(比如47号是天生的杀手,赛特是获得国王召见的最年轻骑士,新一代的霸王在孩童时期就把一个村镇搅得鸡犬不宁),而在游戏中的表现则是每次升级有更高的属性加成,或者是随着成长能够学会比一般角色更加强大的技能(《风色幻想SP:封神之刻》中的依莉丝随着游戏的进展能够逐渐解放自己的天魔刃,其杀伤力远超杰西卡等普通角色的技能)。

第二,“天选之人”角色一般不会有太多的“功能性技能”,基本是以战斗技能为主。像是隔空取物、群体加速或者是水下呼吸这样的功能性技能通常是由其他队友掌握的,就算“天选之人”角色会这些技能也不会占用他们太多的技能栏位,因为天选之人们必须是强大的,是需要和敌人正面对抗的,所以他们一般会被制作组给予比较多能够造成伤害的战斗技能。同理,很少有作为治疗者出现的天选之人角色。

第三,可以给天选之人角色设计变身类的技能展现出他们的血统或者是得到的独特力量。变身技能可以揭示出角色获取的特殊力量或者是他的真实身份,同时这种变身效果又能够大幅强化角色的基础属性或是获得全新的一套强大技能,这同时也符合了“天选之人应具有良好成长性”的特点。《魔兽争霸3》中伊利丹就可以变身成为“恶魔形态”,获取远程攻击能力和混乱攻击的属性,并大幅增加生命恢复速度,这同时也表现了伊利丹对恶魔之力的掌控,从技能让给了玩家暗示——为什么他要被监禁,为什么部分暗夜精灵一直对他抱有成见,因为他会使用看似邪恶的力量。

五、“天选之人”的最终命运

天选之人角色在最后达成自己使命之时,掌握的力量将会处在一个游戏中几乎无人能敌的层次,但是他们必须在任务结束后选择收手或者是在剧情里直接就为了达成使命而献出自己的生命,否则他们自己就很有可能在游戏的续作中成为被新一代主角们讨伐的对象(比如在《暗黑破坏神3:夺魂之镰》中,最后泰瑞尔就暗示天堂和地狱已经没有力量能制衡强大的奈非天,那么一旦他堕落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因为这样的剧情往往象征着人类对自身骄傲的一种“治疗”和“克制”,如果天选之人在力量达到顶点的时候没有选择收手、牺牲,那就意味着他们极有可能利用这种本该全部用在完成使命上的力量为自己的私欲服务,这就是对骄傲的一种放纵。

伊利丹的邪能只是对准燃烧军团,而在《军团再临》的最后他也牺牲了自己的自由囚禁燃烧军团的头目萨格拉斯;隆单纯只想提升自己的武学境界,对征服世界毫无兴趣,跟拜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Point Man在游戏的最后也选择结束充满争斗的生活,独自抚养自己的弟弟。所以如果想让一个天选之人角色得以善终的话,“不滥用力量,完成使命后及时收手”是在游戏尾声中必须设置的一环。

Sam

Sam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评论已关闭!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