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他们疯抢独立游戏和团队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新知 作者:山边植树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线三天,《戴森球计划》的销量就已经突破二十万,无疑是为2021年的国产独立游戏开了个好头,也是对游戏内容和商业价值双重肯定。

业内厂商这几年愈来受的重视独立游戏,不仅是投资和内部组建独立游戏团队,还有些参与到独立游戏的发行中去。

一、在独立游戏大赛中找「选手」

独立游戏大赛举办的时候,紧张的除了参赛者还有许多奔赴过去看团队和游戏的商业公司。

笔者盘点了比较知名的独立游戏大赛indiePlay,从2016年到2020年获得主要奖项的团队几乎都和商业公司建立起了关系,或是被投资、收购,或是授予游戏发行权。

快手投资了2017年indiePlay最佳移动游戏《元气骑士》的团队凉屋游戏;中青宝入股了2016年indiePlay最佳VR游戏《初始之部》的团队沉睡的伽迪拉;吉比特、腾讯和快手也是投资了一部分获奖团队。

这其中有些独立游戏团队是在游戏研发阶段便被投资方挖掘到而获得投资,有些才是在游戏获得大量曝光之后被注意。

能够在 indiePlay 上获奖的作品足以证明其游戏质量是过关的,大部分的游戏也都被发行商盯上了。其中椰岛游戏、心动网络、雷霆游戏等公司是最为常见到的名字,这与他们的公司定位和发展方向有关。

这样算起来,90%以上的indiePlay获奖游戏都跟商业公司扯上了关系。

除了在 indiePlay 上展露头角的独立游戏,游戏新知还统计了一些得到投资的独立游戏工作室。

这些独立游戏工作室之所以能够获得投资,或是研发实力过硬,或是游戏独具特色。在追求精品化游戏的当下,独特、有趣的独立游戏被追捧也不难理解。

独立游戏能够受到商业公司的追捧,一方面跟独立游戏更自由的创作有关,一方面则跟商业公司本身的发展布局有关。

1、更自由的游戏

大部分情况下,独立游戏看起来总是略显粗糙,不过也有的独立游戏虽然开发人手不多,但想表达的内容形式更自由,且依然能做出令人惊叹的游戏品质。

比如暗星工作室(暗星)是一家研发实力强劲的游戏工作室,开发人员都是游戏行业中的老兵,策划和美术更是曾分别就职于动视和育碧。

《救赎之路》是暗星开发的魂like动作游戏,从哥特式的美术风格到流畅的角色动作都是经过制作组精心打磨。人手与资金有限,暗星也十分懂得取舍,将游戏流程缩短成8个的BOSS战,在较短的内容上努力为玩家带来不错的游戏体验。

2021年1月19号,在游戏投资领域「肆意撒钱」的腾讯也看中了暗星工作室的实力,对暗星工作室进行投资后腾讯持股35%。

除了暗星工作室,野火工作室、星空智盛等等也都有着不错的开发实力。前者的《斩妖行》在 Steam 上收获了83%的好评率,好评中对于战斗手感和美术不乏赞美之词。在2018年,《斩妖行》还未得到大量曝光时,电魂网络便投资了野火工作室,可见对游戏的喜爱。

星空智盛的《纪元:变异》则是2020年受到不少玩家关注的作品,但或许是同为「赛博朋克」题材的影响,《纪元:变异》不可避免地从2020年12月跳票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想必制作组也是要尽量给玩家更完整的游戏体验。

《纪元:变异》最具特色的就是其像素风格的3D场景,整个游戏乍一看是2D像素风,但其实只有人物是2D,整个场景都是立体的,并且带有强烈的纵深感。2D像素加上「赛博朋克」风格的霓虹灯效,游戏给予玩家的光影感受十分独特,可知制作组在画面表现力上下足了功夫。

主流游戏可能更在意的是商业性和大众性,而独立游戏更在乎的可能是游戏性本身。

2、独具特色

云山小雨工作室的《山海旅人》是一款十分独特的游戏,融合了古代鬼神怪谈和解谜元素,又以横版像素风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却用以优秀的背景音乐和水墨画式像素艺术渲染出恐怖的气氛。

不仅是《山海旅人》,PEROPERO Games 的《Muse Dash》、队友游戏的《不可思议之梦蝶》等等游戏也都极具特色。

《Muse Dash》将音乐游戏和跑酷、动作结合。游戏创新地将音乐打击的节拍具象成萌萌的怪物,一路上主角一边奔跑一边打败随着节拍出现的怪物,做出了一款「打击感十足」的音游。

没错,就是去年在抖音大爆的《Muse Dash》。

队友游戏的作品都是创意极佳的游戏,之前的《鲤》带给玩家的清新和治愈还回味无穷,而《不可思议之梦蝶》则是用主角手中的剑为核心展开的解谜游戏,同样也是创意十足。

独立游戏不缺创意,但要将创意和游戏玩法融合进而彰显游戏的特色,这并不是一件易事。

3、正合资方胃口

投资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不仅仅是在于游戏制作方够不够「妩媚动人」,也得看投资方是不是「好你这一口」。

当投资方专注于某个赛道,或者要重点发展某一赛道时,拥有在这方面不错开发实力的独立游戏工作室就有可能被青睐。

紫龙互娱对于「战棋」品类或许是有偏爱,曾将经典战棋游戏《梦幻模拟战》搬上手机平台,后又把《天地劫》也做成战棋玩法。《梦幻模拟战》上线两年多来依旧保持在 App Store 游戏畅销榜Top100,而《天地劫》即将开启删档测试之际也拥有 TapTap 9.1的评分。

战棋RPG这条细分赛道上,在国内紫龙几乎可以说是「无敌」的,因为仅有的敌手可能已经被他收购了。

苍火游戏小组的《圣女战旗》是近几年来国内少有的战棋游戏,品质也十分优秀,曾登顶 Steam 畅销榜,登陆 NS 后也广受好评。

紫龙互娱在2020年出手收购了苍火游戏小组(上海星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拥有了上海星矩六成的股份。

紫龙互娱这一手收购可以说是扩大自身在战棋RPG研发领域上的实力,也有投资方是想要拓展相对少触及赛道的研发实力。

如三七互娱在SLG领域的布局,投资了许多有着SLG开发经验的开发商,其中也包括了独立游戏工作室龙游天下。龙游天下旗下有一款三国题材SLG游戏《三国志汉末霸业》,但在 TapTap 便售出54万+份,有8.5的评分,游戏质量可见一斑。

除了某些投资方对于细分赛道有着投资偏好,也有些资方对于整个独立游戏市场都十分感兴趣。吉比特和心动网络就是两家对独立游戏有着明显偏好的企业,在上图统计的表格中,吉比特投资了12家工作室,心动网络则投资了6家。

在独立游戏领域的投资,吉比特与心动网络都十分积极,也乐于通过投资、发行和独立游戏工作室进行绑定。独立游戏天生具有差异化特色,吉比特对这种差异化是带有偏好,这种偏好在吉比特发行的几款手游上都有所体现,如《不思议迷宫》、《失落城堡》、《像素危城》都是在玩法或美术上有特色的游戏。

而心动对于独立游戏的偏好也不难理解,TapTap 早期便是帮助独立游戏上线的平台而为人所熟知。心动与吉比特在独立游戏领域的深耕,也帮助他们获得了更多玩家群体,也渐渐塑造了一个精品化的游戏品牌。

三、独立游戏发行也是个热门生意

吉比特和心动网络并不是唯一热衷于独立游戏发行的厂商,椰岛游戏、BiliBili、腾讯的极光计划、Gamera Games等都是发行了不少优秀游戏的发行商。

这些独立游戏发行商都各有特点,如椰岛游戏与心动网络之间关系密切,TapTap 不仅在2020年投资了椰岛游戏,黄一孟也出任了椰岛游戏董事,一个在独立游戏制作、发行方面经验老到,一个手握优质游戏平台,双方合作属实是强强联合;

BiliBili 则是拥有在年轻人群体中最有影响力的视频平台,游戏视频对于游戏宣发也有着十分高效的作用。更何况 BIliBIli 背后还有腾讯作为股东,腾讯的《只只大冒险》选择与 BiliBili 联合发行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Gamera Games 则是近几年比较频繁出现在玩家视野里的发行商,网上戏称它为「阴间」发行商,因为 Gamera Games 发行的《纸人》、《港诡实录》这些恐怖游戏都在互联网平台上火了一遍。当然,Gamera Games 也不只是发型这些「阴间游戏」,如最近火热的《戴森球计划》、2019年爆款游戏《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的发行都是出自 Gamera Games 之手。

《港诡实录》角色——嘉慧

独立游戏发行越来越受到大厂的注意,去年11月的Weplay展会上,字节跳动的「Pixmain」独立游戏发行品牌正式出现在玩家眼前。字节跳动在游戏业务的布局是全方位且迅速的,独立游戏发行也作为拼图中的一块被补上。Pixmain 也并不仅仅是在字节跳动中处于一个边缘性的业务,Pixmain 是直接向严授进行报告,可见对其的重视程度。

从投资到发行,商业公司对独立游戏研发商的态度是十分欢迎的,好的游戏产品是每个游戏厂商所寻求的。但商业公司说到底是逐利的,好的独立游戏要么是能够带来直接的销售额,要么就是其他更深层的收益。

四、热衷于独立游戏的商业公司

商业公司热衷于独立游戏一般并非是希望游戏能取得在商业上的成功,毕竟如《太吾绘卷》那样的爆款也是少数,想靠投独立游戏赚钱跟抽「SSR」差不多。更多的是看中了独立游戏带来的隐形收益。

1、具有商业化潜质

首先,独立游戏是具有商业潜质的(对对对,我也知道一直谈钱很俗),如梁其伟创造的独立游戏《雨血》系列所衍生出的《影之刃》。从《雨血》三部曲到即将上线的《影之刃3》,正是梁其伟所做游戏从独立游戏到商业化的过程。

2008年《雨血1:迷镇》问世,这是由梁其伟一个人独自花了三年时间完成;制作《雨血2:烨城》时,他拥有了一个小团队,在《雨血2》发售同年建立了「灵游坊」这家公司;2013年,雨血系列最后一部《雨血3:蜃楼》推出;2013年8月,梁其伟在微博宣布公司完成来自网易的数百万美元融资,雨血前传手游《影之刃》蓄势待发......

能够连出三作的手游并不多,今日《影之刃3》开启预下载便登上 App Store 游戏免费榜第一,可见《影之刃》在玩家群体中的受欢迎程度。

《雨血》从独立游戏走向商业化手游《影之刃》这并不是个例,「游戏禅师」陈星汉制作的《光·遇》同样也是独立游戏人做出的优秀商业手游。

《光·遇》不仅将《风之旅人》那般的温馨治愈一以贯之,并且在商业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9年6月发布的《光·遇》如今在 App Store 游戏畅销榜上也是 Top100 的产品,是网易游戏收入的中流砥柱之一。

2、塑造品牌形象

除了独立游戏的商业化潜质,独立游戏对于塑造一个公司的品牌形象也有着正面效果。

《Abi》是莉莉丝内部工作室 Grant & Bert Studio 开发的独立游戏,制作人MAX靠游戏的故事打动了莉莉丝。2017年末日废土题材的《Abi》上线,这么几年下来游戏是否收回成本不知道,但的的确确收获了下载量和口碑。单在 TapTap 上就有200万的下载量和8.5的评分。

《Abi》的故事并没有完结,《Abi2》的制作也在继续,而MAX则在《Abi》之后产生了做一款同样废土题材的游戏,《末日余晖》这款废土TPS游戏应运而生。独立游戏开出了商业的花,这又回到了上面提到的话题。

《末日余晖》宣传视频

2017年,莉莉丝还投资了独立游戏开发商胖布丁工作室,并以每年一部的速度发行胖布丁的独立游戏。玩家对于莉莉丝的游戏或许不只是简单粗暴的「氪金」,也能记得游戏带给他们的感动。

按照王信文的说法,莉莉丝的目标已经从「做好玩且赚钱的游戏」变成了「做好玩的游戏」,更注重游戏自身内容的独立游戏无疑更贴合「好玩的游戏」的定义。

像莉莉丝这样在内部成立独立游戏项目的情况并不少,甚至十分常见。

在2016年以来的 indiePlay 获奖作品中,可以看到有畅游内部团队开发的独立游戏《Lethe忘却之声》,也有与简悦联系紧密的像素饭工作室开发的《安妮:最后的希望》、与快手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节奏快打》。

简悦可以说背负着阿里游戏崛起的重担,开发的《三国志·战略版》、《三国志幻想大陆》在商业上取得喜人的成绩,同时在游戏研发探索上对于独立游戏也是持着积极的态度。

早在2015年,简悦内部就有两名员工合计着做一款格斗类型游戏,原本是想作为一个原型,之后扩展成手游。但主导开发的员工对于做成网游性质的收费模式不太熟悉,因此在商业模式上,这款名为《暴击英雄》的作品做成了独立游戏。

这个内部独立项目组有一个有趣的名字「CAP轰」,致敬了日本游戏厂商「CAPCOM」。在《暴击英雄》之后,CAP轰也推出其他游戏,但都还未有正式发布的音讯,不过《暴击英雄》的粉丝依然对于这个工作室还报有较高的期望。

简悦对于独立游戏是十分开放的,即便是被阿里收购之后也是如此。2018年 indiePlay 最佳游戏《安妮:最后的希望》的像素饭工作室和简悦也有紧密的联系,目前像素饭团队归属于简悦旗下。

在简悦靠着「三国志」IP手游在游戏市场吸金,但表象之下简悦也存在着大批买量和后续产品的问题,独立游戏或许是简悦找到进步的突破点。

3、游戏方向的探索

这些内部项目(或者疑似内部项目)的作品,或许是厂商对游戏方向上面的探索和尝试,这并不稀奇,而且有些大厂在这方面的探索已经跨出了很大的步子。

腾讯的 NExT Studio 产出了许多高质量独立游戏,其中也有的游戏在 indiePlay 获得提名,取得不错的销量成绩。《不思议的皇冠》、《死神来了》、《尼山萨满》、《只只大冒险》......说起 NExT Studio 的游戏可以像「报菜名」似的来上一段。

9.9分的工作室评分属实不易

NExT Studio 并不是只满足于小体量的独立游戏,从独立游戏出发,已经开始慢慢触碰3A的边缘。NExT Studio 的《重生边缘》在2019年的科隆游戏展上亮相,这款科幻设计游戏称自己为「2A」游戏而非「3A」。这是对自己现阶段实力的认识,也展现了 NExT Studio 从独立游戏往3A游戏方向发展的野心。

《重生边缘》

独立游戏似乎充满了可能性,有走向商业化转型成功的,也有往3A方向努力的。但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肯定是对游戏充满热爱。

Sam

Sam

“你这家伙到底转了多少篇文章?” “你会记得自己吃过多少片面包吗?”

评论已关闭!

相关资讯